博客首页  |  [雨轩]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雨轩  >  学词手记
小轩学词手记(第一篇)

13934

 

小轩学词手记(第一篇)

笔记整理:

一、唐宋词的发展

写词一般被称为“填词”,所以不称为“作词”,是因为它要受到声律的严格约束。在一个词调中,句数、每句的字数、每句的句读、句中每个字的平仄、韵脚的位置、韵脚的平仄选取等等,都是和乐曲的节拍“恰相谐会”的,在声韵方面是特别讲究的,有它特定的整体结构,是不容随意破坏的。

对于声律在诗歌上的运用,早在梁代沈约就说过:“夫五色相宣,八音协畅,由乎玄黄律吕,各适物宜。欲使宫羽相变,低昂互节,若前有浮声,则后须切响。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唐代的格律诗(近体诗),正是在这种原则之下“回忌声病,约句准篇”,以铿锵抑扬的节奏感和浓厚的音乐性,成就了中国古典文坛上的一朵奇葩。而现在我们要重点探讨的是上可以与唐诗争奇,下可以与元曲斗妍的宋词。

词,这种音乐语言和文学语言紧密结合的特殊诗歌形式,在宋代达到了一个高峰,于是乎常被人称作“宋词”,但词却不是起源于宋代的。在唐代,词被称为 “曲子词”,基本上是随着隋唐燕乐的普遍流行而发展的(按,“燕”通“宴”,燕乐兴起于隋,是以当时汉族民间音乐糅合了其它民族的音乐和外来音乐而形成的。到了唐代,唐太宗曾制十部乐,总称为燕乐,据说“声辞繁杂,不可胜记”。到了唐明皇的时代又得到進一步的发展)。一些艺人和文人按照这些曲调的节拍填上歌词,以便于配合音乐传唱。而在民间,自开元以后,“歌者杂用胡夷里巷之曲”,在市井间歌唱,这些曲调,中唐时有些被诗人,如韦应物、刘禹锡、白居易等,把五、七言近体诗的形式略加变化,适应参差变化的曲调,或加以虚声,“俾善歌者扬之”,《竹枝》、《杨柳枝》、《浪淘沙》、《抛球乐》等词调就属于这一类。另一种是干脆直接按这些“胡夷里巷之曲”的节拍填写长短句的歌词,如《忆江南》。到了晚唐,温庭筠以其“能逐弦吹之音为侧艳之词”,倚声填词,开 “花间”一派,使令词“发荣滋长”。当然,提到花间派,还当留意一下与温庭荺齐名的韦庄。

南唐时的李璟、李煜父子和宰相冯延巳,朝野上下相率成风,把小令的艺术形式又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至于李煜亡国后,在俘囚生活的环境中所写之词,如《浪淘沙》、《虞美人》等,给后世词家的启示是很大的。近代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也提到:“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逐渐有更多的文人意识到,词这种本来是写来交给歌女配和着音乐演唱的“借以取乐的玩意儿”,也可以用来发抒个人的抱负和身世感怀,而且较之以往的各种诗歌艺术形式似乎是“有过之,无不及”的。象范仲淹的《苏幕遮》(碧云天)、《渔家傲》(塞下秋来)和王安石《桂枝香》(登临送目)这样的一些激壮沉雄的好词,看起来都是在李后主词的“言之有物”启发下,而产生出来的,并为之后苏轼、辛弃疾的“豪放派”词开了一条大路。

北宋前期词在风格上和艺术上又都推進了一大步,词人中尤以晏殊和欧阳修二人最为突出,当然晏殊的儿子晏几道也值得顺便提一下。到了宋仁宗时,社会繁荣,教坊新曲盛行,慢曲长调渐为士大夫阶层所注意,开始为这些慢曲子创作新词以为娱乐之用了。虽说这些曲子在唐代开元年间就有了,但三百年后到了柳永手中才真正的大大发展起来。比起短调小令,慢曲长调声韵复杂,变化更多,要想开辟出这一块园地,需要有既精通音律又有深厚文学功底的文人与乐工、歌伎的密切合作。柳永,这个被当时的“文人雅士”们不太看的起的“背运”才子,在词的长调慢词领域的开辟之功,却是功不可没的。而之后“虽嬉笑怒骂之辞,皆可书而诵之”的天才文人苏轼,凭着他那“横放杰出”,以诗入词,“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其词“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而卓然自树一“诗人之词”,竟别开天地,相较柳永,无疑又别有开辟之功。在“苏门四学士”中,秦观的词最被当时的词坛所推重,“语工而入律,知乐者谓之作家歌”,由此亦可知,在当时适宜入歌传唱的词,与文人自抒怀抱的词是有着一定距离的。之后周邦彦与贺铸两家又進一步推动了长调慢词的发展,特别是周邦彦,这个“结北开南”的人物,文学功底深厚,兼之“好音乐,能自度曲”,后人赞其作品达“浑化”境界,是北宋词坛中的集大成者。词经过了周邦彦的发展,在形式上隐约已至“登峰造极”的高度了。

随着北宋王朝的崩溃,国土的沦丧,诗人们流离转徙之余,悲从中来,借填词抒发身世感慨,不期然的贴近苏轼一路,使词这个附属于音乐的特殊诗歌形式,有渐欲脱离音乐而独树其感人力量的趋势。如岳飞的两首《满江红》、张孝祥的《六州歌头》(长淮望断),相较前人词作,都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其中所透出的激壮苍凉的英雄气慨,都是与词作者的身世、胸襟分不开的。这个时期的南渡诗人,如朱敦儒、张元干、陆游等人,都偏向于苏轼的风格。而这个时期展现出一点独特风格的,可能只有女词人李清照了,她心高目远,对过去的词家们,除李璟、李煜和冯延巳外,多不满意。她对填词别有看法,而她自己在词的成就上也确是不俗,“就寻常言语度入音律,随手拈来,自然超妙”。另一个要着重提一提的南宋词人是辛弃疾,于苏轼的“横放杰出”之后,又以他的肝胆魄力、热情伟抱,把词当作发泄“不平之鸣”的工具,打破一切顾虑,只管用他的逼人才气,写他的“豪杰之词”,“大声镗鞳,小声铿鍧,横绝六合,扫空万古”。他也是宋代词人中传下作品最多、方面最广、风格也最多变化的一位词人。

南宋偏安局定以后,临安保持了相当一个时期的“歌舞升平”景象。这个时期的多数文人还是相当重视柳永、周邦彦一派的音乐性和艺术性,想在这一方面進一步发展。这一派里面比较杰出的首推姜夔,他精通音律,能自度曲,又是个出色的诗人。他不甘于沿用旧曲填词,曾说:“予颇喜自制曲,初率意为长短句,然后协以律,故前后阙多不同。”在传世的《白石道人歌曲》中,有十七首自注工尺旁谱,其中的《扬州慢》、《长亭怨慢》、《暗香》、《疏影》等十二首都是他的 “自制曲”。诗词境界上偏于“清空”,其词读来有种“一气舒卷、婉转相生”的妙境。与他齐名而风格不同的词人有吴文英,他继承了温庭筠和周邦彦的词风,以及李商隐的诗风,诗词境界上偏于“质实”,往往用敏锐直接的感受来修辞,细密到“能令无数丽字,一一生动飞舞”,其大量运用形象思维修辞练字的技法,是颇值得后人参详的。南宋末期略有成就的词人中,王沂孙值得再顺便提一下,他把“咏物词”推到了一个比较高的水准(按,清代的况周颐曾提到:“初学作词,最宜读碧山乐府,如书中欧阳信本,准绳规矩极佳”)。周济在谈他的学词体会时也说:“问途碧山(王沂孙),历梦窗(吴文英)、稼轩(辛弃疾)以还清真(周邦彦)之浑化。”

至宋亡,北曲代兴,词随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渐渐衰落。词虽衰而未亡,但元、明两代有水准的词作不多。而到了清代,词再度“宗风大振”,遂有中兴之势,高水准的词作不少,比较有成就的词人也很多。更有许多研究、评论词的著作(古代多称之为“词话”),有名的竟达几十部之多。

谈到学词,要从宋词这个丰富的遗产宝库内汲取精华,来提高我们文学创作的水准,上面提到的一些词人的作品,我们是应该选一些来好好读一读的,有许多东西都是值得我们借鉴的。特别是柳、周、姜长调方面的代表性作品是值得我们深入了解和反复吟诵、细心体会它们的音乐性和艺术性的。而苏、辛一派的“豪杰之词”,其独特的词风和背后的时代特征,自然也是值得我们细细探究一番的。

二、如何学词

在正式讲如何填词之前,我们先来谈一谈从欣赏到创作的这个过程。首先,学词先要善于欣赏,一定要会“读词”。词有抑扬高下、错综变化的不同节奏,是和作者所抒写的思想感情的起伏变化恰相适应的,所以每一个词调都有它不同的节奏特点,是要通过反复吟咏,“细审于喉吻间”,声入心通,才能深切感受到作品的感染力。况周颐在《蕙风词话》中曾说:“读词之法,取前人名句意境绝佳者,将此意境缔构于吾想望中,然后澄思渺虑,以吾身入乎其中而涵泳玩索之,吾性灵与相浃而俱化,乃真实为吾所有而外物不能夺。”象这样把文字当作中介,使读者和作者的思想感情融成一片,让作者当时所感受到的真实情景重现于读者的心目中,使读者受到强烈的感染,進而领悟到各式各样表现手法的妙处,并溶入到读者的头脑中去,最终成为读者自己的东西。这样的读法,不仅仅是一种深层次的欣赏,而且更是有利于快速的提高读者自己的创作水准,也是初学填词的最有效入门手段。

关于从欣赏到创作的过程,宋代严羽在《沧浪诗话》中一段所谓“三节”的说法值得我们看一看:“其初不识好恶,连篇累牍,肆笔而成;既识羞愧,始生畏缩,成之极难;及其透彻,则七纵八横,信手拈来,头头是道矣。”估计我们每一个学词的人,都避免不了要经过这三个阶段的。未入门之前眼低手低,但心中略有所感,下笔尚能勉强书之,只是拙作甚多;及到入得门来,眼界始大而手仍低,每有所感,下笔却觉这也不尽意,那也不细密,反而写不出东西来了;而到了这个 “透彻”阶段,也无非就是把作者所要说的话,能如实的巧妙的把它表达出来,表达的恰如其份罢了。这在诗家叫作“妙悟”,词家叫作“浑化”。其实这也无非就是继承和创作的关系问题,古人称之为“能入”和“能出”。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专门论词,其中的所谓三种境界的说法,我们也不妨拿来看一看,他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此第三境也。”从他说的这第一个境界我们可以体会到,在未“入”之前,是无从捕捉的,找不到方向的。第二个境界则是既“入”之后,在艰苦无悔的探索中要能以苦为乐,不辍追求。到达第三个境界时,则苦尽甘来,豁然开朗,“下笔如有神助”了。我们从对于前人名作的欣赏、学习,到个人创作的构思,想必也都要经过这三种境界,才能达到“真实为吾所有而外物不能夺”。

三、四声的辨别

诗词中声分平、上、去、入四声,其中的平声又细分为阴平和阳平再种。与今天的汉语拼音比较,大概的说,阴平相当于一声,阳平相当于二声,上声相当于三声,去声相当于四声,而入声却不存在了,只有在一些方言中有保留。过去的平、上、去、入四声,实际读起来是怎样的声容,我们现在已难以确切得知了,只能从一些古人论述中大略的了解一下:

“平声者哀而安,上声者厉而举,去声者清而远,入声者直而促。”(唐·《元和韵谱》)

“平声平道莫低昂,上声高呼猛烈强,去声分明哀远道,入声短促急收藏。”(明·释真空《玉钥匙歌诀》)

“平声音长,仄声音短;平声音空,仄声音实;平声如击钟、鼓,仄声如击土、木、石。”(清·江永《音学辨微》)

下面抄录一些清代王鉴纂辑的四声成语,请大家反复诵读至熟练为止,当有助于四声的辨识。四个字都是平、上、去、入的排列:

风洒露沐 民喜岁熟 为善最乐 乡里叹伏
欹满器覆 诒子燕翼 文武是式 先本后末
河海静谧 泾以渭浊 情好甚笃 杯酒自适
兄弟既翕 情感意浃 兰桨桂楫 轻艇坐盍

注:“善”为上声十六铣,作动词时为去声十七霰;“弟”为上声八荠;“翕”,今音为xī,和好;“浃”,今音为jiā,融洽;“楫”,今音jí,短桨;“盍”,今音为hé,本意为覆盖。

这里重点提一下入声,入声字在古典诗词中是客观存在的,并不少见。入声是很好的一种调,短促、促急,多用来写比较壮烈或哀怨悱恻的诗词。不知入声,古人的许多作品我们就无法体会其韵律。特别是一些入声字在今天的普通话读音中被派入了平声,如果填词的时候把它们误当成平声字了,把平仄弄错了,那可是不行的。建议学习者如果本身是操北音方言的话,遇到第四个字(入声)时按普通话的第四声来读,但一读之后即顿住,只读正常语声长度的一半儿,并且使这个音不怎么降下去(降到底就成了去声了),反正是尽量读的短促些吧。常见的仄音入声字演变为今音平声字的有:

一画:一
二画:七八十
三画:兀孑勺习夕
四画:仆曰什及
五画:扑出发札失石节白汁匝
六画:竹伏戌伐达杂夹杀夺舌诀决约芍则合宅执吃汐
七画:秃足卒局角驳别折灼伯狄即吸劫匣
八画:叔竺卓帛国学实直责诘佛屈拔刮拉侠狎押胁杰迭择拍迪析极刷
九画:觉急罚
十画:逐读哭烛席敌疾积脊捉剥哲捏酌格核贼鸭
十一画:族渎孰斛淑啄脱掇郭鸽舶职笛袭悉接谍捷辄掐掘
十二画:菊犊赎幅粥琢厥揭渤割葛筏跋滑猾跌凿博晰棘植殖集逼湿黑答插颊
十三画:福牍辐督雹厥歇搏窟锡颐楫睫隔谪叠塌
十四画:漆竭截牒碣摘察辖嫡蜥
十五画:熟蝠膝瘠骼德蝶瞎额
十六画:橘辙薛薄激
十七画:擢蟋檄
十九画:蹶
二十画:籍黩嚼

读古典诗词,学习古典韵律,要弄清楚哪些是入声字。要不然,把今音中已经演化为平声的入声字错当平,就不知道诗词作品原来的韵律了。比如这面这首词,如果用今天的普通话来读,可能你会觉的悠扬婉转,悦耳动听,但用古音读就是两码事了,如泣如诉,哽咽至极。

蝶恋花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纳兰性德)

辛苦最怜天上月。
○●●○○●▲
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珏。
●●○○ ●●○○▲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 ●○○●○○▲

无那尘缘容易绝。
○●○○○●▲
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 ●●○○▲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 ○○●●○○▲

注:“珏”,今音为jué;“说”,今音为yuè,同“悦”。“不辞冰雪为卿热”,出自《世说新语》,讲的是荀奉倩十冬腊月把自己身体冻冷,为患病高热的妻子降温,妻子还是病重故去了,而他也重病不起,随妻子去了的故事。

这是清代才子纳兰容若的一首悼亡词,全词直白如话,无须多做解释。为了能更多的理解一点容若的内心情感世界,進而更深的理解这首词,我们看看他另外两首追忆前妻的词作,先看这一首,“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里,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浣溪纱》)再看一首,“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倦眼乍低缃帙(zhì)乱,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临江仙》)

如果大家想有一个感性上的认识,可在网上搜索一下“河洛语”的诗词吟唱(“河洛语”据说是有据可查的大唐音),重点听一听《念奴娇》和《满江红》这两个押入声韵的词调,就可以对入声的声情特点有一个切身的体会了。


练习题目:

一、先选择一些古人词作吟诵体会一下。估计大家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大量的通读古人的词作,因此建议只选课中提到的对词的发展有重要贡献的一些词人的作品,选你认为是该词人作品中比较有代表性的那些。

二、选择几首你喜欢的词,试着标注一下平仄和韵脚,不确定的字查韵书,特别注意一下那些今读平声的入声字,不要错标为了平声。手中没有韵书的朋友可到此处下载词韵简编》。


小轩做题:

一、小轩的吟诵选词

小轩选择了下面的一些古人词作练习吟诵,并试着粗略点了一下句读,用“∥”隔开。这里再额外补充一个知识点,这对于初学者读词是比较重要的,就是关于“领字”。在长调慢词中,领字用的很多,小令中比较少见。领字以一字为最多,多用虚字,大都用去声字,比如常见用作领字的有“任、看、正、待、乍、怕、总、问、爱、奈、似、但、料、想、更、算、况、怅、快、早、尽、嗟、凭、叹、方、将、未、已、应、若、莫、念、甚、怎、恁、又、这、渐、也、须”等等。领字有领单句的,如“对∥长亭晚”、“怅∥客里光阴虚掷”、“怕∥梨花落尽成秋色”;有领偶句的,如“对∥宿烟收,春禽静”、“仗∥酒祓清愁,花销英气”、 “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还有领排句的,如“羡∥金屋去来,旧时巢燕;土花缭绕,前度莓墙”、“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摘锦,朝露团团”等等。要注意的是,领字不是断句,只是在读的时候略顿。大家在吟诵古人词作的时候,注意细心体会一下这种领格字的特点和作用。读的时候最好顺便大致的点出句读,有利于掌握词的格律,因为比起近体诗来,词的句读是更加参差变化的。小轩选择了下面的一些古人词作练习吟诵,并试着粗略点了一下句读,用“∥” 隔开。

桂枝香 (王安石)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雨霖铃 (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雪梅香 (柳永)

景萧索,危楼独立∥面晴空。
动∥悲秋情绪,当时∥宋玉应同。
渔市孤烟∥袅寒碧,水村残叶∥舞愁红。
楚天阔,浪浸斜阳,千里溶溶。

临风,想佳丽,别后愁颜,镇敛眉峰。
可惜当年,顿乖∥雨迹云踪。
雅态妍姿∥正欢洽,落花流水∥忽西东。
无聊意,尽把相思,分付征鸿。

凤归云 (柳永)

向深秋、雨余爽气∥肃西郊。
陌上夜阑,襟袖∥起凉飙。
天末残星,流电未灭,闪闪∥隔林梢。
又是∥晓鸡声断,阳乌光动、渐分∥山路迢迢。

驱驱行役,苒苒光阴,蝇头利禄,蜗角功名,毕竟∥成何事,漫相高。
抛掷林泉,狎玩尘土,壮节∥等闲消。
幸有∥五湖烟浪,一船风月,会须归去∥老渔樵。

玉蝴蝶 (柳永)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
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
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遣情伤。
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
文期酒会,几辜风月,屡变星霜。
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
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
黯相望。
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八声甘州 (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注:“颙”音yóng,盼。

夜半乐 (柳永)

冻云黯淡∥天气,扁舟一叶,乘兴∥离江渚。
渡∥万壑千岩,越溪深处。
怒涛渐息,樵风乍起,更闻∥商旅相呼,片帆高举。
泛画鹢、翩翩∥过南浦。

望中∥酒旆闪闪,一簇烟村,数行霜树。
残日下、渔人鸣榔∥归去。
败荷零落,衰杨掩映,岸边∥两两三三,浣纱游女。
避行客、含羞∥笑相语。

到此因念:绣阁轻抛,浪萍难驻。
叹∥后约丁宁∥竟何据?
惨离怀、空恨岁晚∥归期阻。
凝泪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

水龙吟 (苏轼)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八声甘州 (苏轼)
寄参寥子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
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
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
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处,空翠烟霏。
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
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
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水龙吟 (辛弃疾)
过南剑双溪楼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
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
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峡束苍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
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
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
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扬州慢 (姜夔)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淡黄柳 (姜夔)

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
马上∥单衣∥寒恻恻。
看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相识。

正岑寂,明朝∥又寒食。
强携酒,小桥宅。
怕∥梨花落尽∥成秋色。
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

暗香 (姜夔)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
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
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
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眉妩 (王沂孙)
新月

渐∥新痕悬柳,淡彩穿花,依约∥破初暝。
便有∥团圆意,深深拜,相逢∥谁在香径?
画眉未稳,料素娥、犹带离恨。
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帘∥挂秋冷。

千古盈亏∥休问。
叹∥漫磨玉斧,难补金镜。
太液池犹在,凄凉处、何人∥重赋清景?
故山夜永,试待他、窥户端正。
看∥云外山河,还老尽、桂花影。

齐天乐 (王沂孙)
余闲书院拟赋蝉

一襟余恨∥宫魂断,年年∥翠阴庭树。
乍咽凉柯,还移暗叶,重把∥离愁深诉。
西园过雨。
渐∥金错鸣刀,玉筝调柱。
镜掩残妆,为谁∥娇鬓∥尚如许?

铜仙∥铅泪似洗,叹∥移盘去远,难贮零露。
病翼惊秋,枯形阅世,消得∥斜阳几度。
余音更苦!
甚∥独抱清高,顿成凄楚。
谩想薰风,柳丝∥千万缕。

二、小轩的标注平仄练习

小轩选来练习标注平仄的词出自一位比较特别的女词人。提到女词人,大家可能第一要想到的是李清照,或者有人还会想到明末清初那位嫁到海宁陈家的徐灿,这两位女词人都出身诗礼簪缨之族,嫁的夫家也都是富贵显达的,而一般的妇女,连读书识字的机会都没有,更不要提作诗填词了,即使是一些“大家闺秀” 们,“闺秀既无文士师承,又不能专习诗文,故非聪慧绝伦者,万万不能诗”,家庭对女子没有希望她们会作诗的期待,只有“生于名门巨族,遇父兄师友知诗者,传扬尚易;倘生于蓬荜,嫁与村俗,则湮没者不知凡几……”(摘自《名媛诗话·序》)

但“蓬荜”之中的女子也确有能诗词者,这里选的这些词出自一名叫“双卿”的乡间女子,对她的介绍,最早出现在清乾隆年间的一本笔记小说中。双卿天资聪颖,舅舅是个私塾先生,舅舅给村童上课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听。十八岁嫁给一个没受过什么教育而且性情粗暴的周姓农家子,婆婆是给人作乳母的,对她很不好。一次舂米时累了,抱着杵喘息,被她丈夫看见了,认为她偷懒,一下子把她打倒在地,杵压伤了她的腰。还有一次烧火煮粥的时候疟疾发作,火烈粥溢,被她婆婆看到了就打她骂她,揪她的耳朵,把她的耳环揪了下来,耳朵都裂开了,血一直流到肩膀上,她也没有什么怨言,爬起来继续把活做完。她喜欢填词,但乡下没人欣赏她的作品,偶尔有了作品,就用笔醮着搽脸的粉写在一些植物的叶子上。周家是作者朋友家的佃户,作者和他的朋友看了双卿的作品都非常的感动,就在该笔记小说中收录了一些双卿写的诗词文章,词共计有十四首。

后对这个人物是否真的存在多有争执,有人认为这是那些个穷酸才子们杜撰出来的,但小轩读了这些词,觉的就是让曹雪芹来“杜撰”都不一定能写的这么好的。大家都知道《红楼梦》里的诗词历来很受推崇,曹雪芹为小说中的人物“度身定制”的那些诗词真的是很有水准(当然了如果拿出来与真正的诗人、词人写的诗词相比较还是有一些差距的),而这个双卿的词,象她的小令,如“春不见,寻遍野桥西。染梦淡红欺粉蝶,锁愁浓绿骗黄鹂。幽恨莫重提。”又如“人不见,相见是还非。拜月有香空惹袖,惜花无泪可沾衣。山远夕阳低。”(《望江南》),小轩乍一读来,感觉跟清代才子纳兰容若似乎非常非常的象,都是近于白描而情意深长。而且双卿的词不但小令写的好,长调写的更加好,这一点尤其难得。比如下面这首词:

惜黄花慢· 孤雁

碧尽遥天。
●●○△
但暮霞散绮,碎剪红鲜。
●●○●● ●●○△
听到愁尽,望时怕远,孤鸿一个,去向谁边。
●○○● ●○●● ○○●● ●●○△
素霜已冷芦花渚,更休猜、鸥鹭相怜。
●○●●○○● ●○○ ○●○△
暗自眠。
●●△
凤凰虽好,宁是姻缘。
●○○● ○●○△

凄凉劝你无言。
○○●●○△
趁一沙半水,且度流年。
●●○●● ●●○△
稻粱初尽,网罗正苦,梦魂易警,几处寒烟。
●○○● ●○●● ●○●● ●●○△
断肠可似婵娟意,寸心里、多少缠绵。
●○●●○○● ●○● ○●○△
夜未闲,倦飞误宿平田。
●●○ ●○●●○△

纳兰词以“直白如话”著称,但往往还是暗藏些许典故与出处的,毕竟纳兰是个饱读诗书的才子,双卿只是一个没读过多少书的乡间女子,她的词里是一个典故都没有的,几乎就是直接倾倒出来的肺腑之言。长调本来是不大好写的,可是双卿写来,单纯浅易而又有幽深窈曲的意境,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想她的词就没必要在内容上多作解释了,我们再看两首:

春从天上来· 梅花词

自笑恹恹。
●●○△
费半晌春忙,去省花尖。
●●●○○ ●●○△
玉容憔悴,知为谁添。
●●○● ○●○△
病来分与花嫌。
●○○●○△
正腊月催洗,春波冷、素腕愁沾。
●●●○● ○○● ●●○△
硬东风,枉寒香一度,新月纤纤。
●○○ ●○○●● ○●○△

多情满天坠粉,偏只累双卿,梦里空拈。
○○●○●● ●●●○○ ●●○△
与蝶招魂,为莺拭泪,夜深偷诵楞严。
●●○○ ●○●● ●●○●○△
有伤春佳句,酸和苦、生死俱甜。
●○○○● ○○● ○●○△
祝花年,向观音稽首,掣遍灵签。
●○○ ●○○○● ●●○△

春从天上来· 饷耕词

紫陌春晴。
●●○△
漫额裏春纱,自饷春耕。
●●●○○ ●●○△
小梅春瘦,细草春明。
●○○● ●●○△
春田步步春生。
○○●●○△
记那年春好,向春燕、说破春情。
●○○○● ●○● ●●○△
到于今,想春笺春泪,都化春冰。
●○○ ●○○○● ○●○△

怜春痛春能几,被一片春烟,锁住黄莺。
○○●○○● ●●●○○ ◎●○△
赠与春侬,递与春你,是侬是你春灵。
●●○○ ●○○● ●○●●○△
算春头春尾,也难算、春梦春醒。
●○○○● ○○● ○●○△
甚春魔,做一春春病,春误双卿。
●○○ ●●○○● ○●○△

“侬”,指我。这一首“饷耕词”,用了许多的“春”字,同一个字重复了这么多,却能做到每一次重复都非常妥当,用的恰到好处,此词一读,便顿觉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简简单单的文字,却传达出了一种非常幽微杳渺的感觉和情思,让人感觉是那么的纯净美好。该笔记小说中记载说,周家的邻居有个女孩子叫韩西,出嫁后回娘家,看到双卿一个人又舂米又打水,就常来帮她。双卿疟疾发作了,女孩子就坐在床边为她流泪。韩西不识字,但非常喜欢双卿写的字,她请双卿给她写《心经》,让双卿教她念。后来韩西要回夫家去了,家人给她饯别,她请双卿也去,但双卿疟疾发作不能去,韩西不肯自己吃,把食物包起来,拿来送给双卿。双卿就流着泪给韩西填了这首词,是用淡墨写在芦叶上的。还有一首写在竹叶上的《凤凰台上忆吹箫》,也是送给韩西的,我们来一起看看:

摸鱼儿

喜初晴,晚霞西现,寒山烟外清浅。
●○○ ●○○▲ ○○○●○▲
苔纹干处容香履,尖印紫泥犹软。
○○○●○○● ○●●○○▲
人语乱。
○●▲
忙去倚柴扉,空负深深愿。
○●●○○ ○●○○▲
相思一线。
○○●▲
向新月搓圆,穿愁贯恨,珠泪总成串。
●○●○○ ○○●● ○●●○▲

黄昏后,残热谁怜细喘。
○○● ○●○○●▲
小窗风射如箭。
●○○●○▲
春红秋白无情艳,一朵似侬难选。
○○○●○○▲ ●●●○○▲
重见远。
○●▲
听说道、伤心已受殷勤饯。
○●● ○○●●○○▲
斜阳刺眼。
○○●▲
休更望天涯,天涯只是,几片冷云展。
○●●○○ ○○●● ●●●○▲

凤凰台上忆吹箫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
●●○○ ○○○● ●○○●○△
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
●●○○● ●●○△
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
●●○○●● ○●● ●●○△
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 ○○●● ●●○△

青遥。
○△
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嫋嫋无聊。
●○●● ○●●○○ ●●○△
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
●●○○● ○●○△
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
○●○○●● ○●● ●●○△
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 ○○●● ●●○△

双卿的这些词,读过你会发现,她的语言非常单纯浅易,但情意非常幽深窈曲,境界则非常的深厚高远。小轩试比对《钦定词谱》(当然双卿的词不大可能是依这本词谱填的),发现双卿的词基本上是合谱的,只有少数的字平仄不同,但这些不同之处凭小轩的感觉,却未必不合音律。陈廷焯评这首《凤凰台上忆吹箫》时说:“其情哀,其词苦,用双字至二十余叠,亦可谓广大神通矣。易安见之,亦当避席。”说写“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李清照见了,也怕是要自愧不如的了。有的人写词一个典故加一个典故,那是“学人之词”,有的人写词逞才使气,驰骋笔力,那是“才人之词”。小轩觉的,学问和才气,都是附加上去的东西,而不是词的本质,而能够在极平淡单纯的文字之中,有含蓄不尽的意境和韵味,那才真的是具有了一颗“词心”。所以这些词,虽是出自一个乡间女子之手笔,却可称为真正的“词人之词”。

许多人说,填词好难哦,是不是我们得有好多好多的词藻,读过好多好多的书,才能填的好词啊?小轩以为不一定,填不填的好词,关键还是在于你是否有温柔敦厚的心和敏锐的观察、感觉能力,是否“能感之,能写之”,对于你心中的感发,你能不能把它准确恰当的表达出来,并且在表达方式上符合词的特质。比如双卿在一首《二郎神· 咏菊花》的下片中这样写道:“生受。新寒浸骨,病来还又。可是我、双卿薄幸,撇你黄昏静后。月冷阑干人不寐,镇几夜、未松金扣。枉辜负,开向贫家,愁处欲浇无酒。”双卿患有疟疾,这种病发作常在夜间,发作时人忽冷忽热,痛苦不堪,所以才有“月冷阑干人不寐,镇几夜、未松金扣”,可是从双卿的词中不但看不到对自己的不幸有任何的抱怨,反而还对菊花说“可是我、双卿薄幸,撇你黄昏静后”,我说不能陪着你,“辜负”了你的赐予(“开向贫家”),从她的其它词中,也都可以感受到她是常常抱着这么一种慈善慈悲和感恩惜福的心,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正因为有这样的心性,写出的词才有这样感人的境界和力量。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05/09 09:06:07 AM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水”,错了吧,偶怎么记得是"东流去"哩,下句是"江晚正愁予,山深闻鹧鸪".辛弃疾是个真正的词人,学词就绝不能不看他的作品.
心中的宝塔
   11/20/09 07:45:59 AM
喜欢辛弃疾的词! 《丑奴儿》《青玉案》这还不算代表作。 “更能消几番风雨......闲愁最苦。”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