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雨轩]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雨轩  >  学词手记
小轩学词手记(第三篇)

14031

小轩学词手记(第三篇)

笔记整理:

选调须声意相谐

最早的词人们填词,都是根据曲子倚声填词的,不但它的句度长短,韵位疏密,必须与所用曲调的节拍恰相适应,就是歌词中起伏变化,所要表达的喜、怒、哀、乐的不同情感,也得与该曲调的声情一致,这样才能使听者受其感染,获得“能移我情”的效果。北宋时的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曾说过:“唐人填曲,多咏其曲名,所以哀乐与声,尚相谐会。今人则不复知有声矣!哀声而歌乐词,乐声而歌怨词,故语虽切而不能感动人情,由声与意不相谐故也。”之所以“声与意不相谐”,是由于填词者在词体逐渐脱离音乐而“不复可歌”之后,对每一曲调的声情不曾有过深切的体会,只知按着一定格式随意“填”词,尽管平仄声韵可能一点儿不差,但与曲调原有的声情却是截然相反的,那当然是很难感动人心的。

唐宋词的这些曲调,在元明以后,其乐谱绝大多数都已失传,所以要想一一说明唐宋词所用曲调的声情究竟是些什么样子,是有很大困难的。但将前人作品参详比较,把每一词调的句度长短、字音平仄、韵位疏密和整体结构弄个明白,也可以大概猜度每一词调的声情,使我们填词时能有所遵循。

一、流丽和婉的词调

现在我们先来看一看,要构成流丽和婉的音节,在长短句的安排上,怎样应用“奇偶相生、轻重相权”的这八字法则。一些以三、五、七言句式构成而又使用平韵的词调,音节是最流美的。前面所提到的《忆江南》、《浣溪沙》、《鹧鸪天》这一类的小令,它们的句式都属奇数,但在整体上看,必有一两个对称的句子,这就使参差和整齐取得一种调剂,从而使它们的声情态度都趋于和婉流美。在五、七言格律诗的基础上略加变化,以增加声情之美的,比如下面的这几个词调:

小重山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四句,四平韵(薛昭蕴)

春到长门春草青。
○●○○○●△
玉阶华露滴,月胧明。
●○○●● ●○△
东风吹断紫箫声。
○○○●●○△
宫漏促,帘外晓啼莺。
○●● ○●●○△

愁极梦难成。
○●●○△
红妆流宿泪,不胜情。
○○○●● ●○△
手挼裙带绕阶行。
●○○●●○△ 
思君切,罗幌暗尘生。
○○● ○●●○△

这个词调以三、五、七言句交错使用,收脚字平仄调和,分布也很均匀,就使它的声情极掩抑低佪,适合表达缠绵悱恻的情感。唐人例用以写“宫怨”,可知其调悲。

南乡子 双调五十六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苏轼)

回首乱山横,不见居人只见城。
○●●○△ ●●○○●●△
谁似临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来送客行?
○●○○○●● ○△ ○●○○●●△

归路晚风清,一枕初寒梦不成。
○●●○△ ●●○○●●△
今夜残灯斜照处,荧荧,秋雨晴时泪不晴。
○●○○○●● ○△ ○●○○●●△

这个词调可以看作是两首绝句的变体,上下片首句减掉两字,移动到第三句后面,并增多一个韵脚。比起绝句来,这种安排在音节上无疑更趋于流美。

南歌子 双调五十二字,前后段各四句三平韵 (苏轼)

雨暗初疑夜,风回便报晴。
●●○○● ○○●●△
淡云斜照着山明,细草软沙溪路马蹄轻。
●○○●●○△ ●●●○○●●○△

卯酒醒还困,仙村梦不成。
●●○○● ○○●●△
蓝桥何处觅云英?
○○○●●○△
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

这个词调上下片先各用一组五言对句,声情上十分舒徐。再接以一个七言句、一个九言句,每句都比前比一句多出来两个字,便由舒徐而渐渐趋于急促,显的摇曳生姿,有一种余音袅袅、缠绵不尽的情致。

江城子 双调七十字,前后段各七句五平韵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
●○○●●○△
不思量,自难忘。
●○△ ●○△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 ○●●○△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 ○●● ●○△

夜来幽梦忽还乡。
●○○●●○△
小轩窗,正梳妆。
●○△ ●○△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 ○●●○△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 ○●● ●○△

这个词调上下片的前后都是以一个七言句,后跟两个三言句组成,音节上比较流美。而中间夹着一个由九言句破开成上四下五的两句,并且两句都以平声收脚,显的上紧促而下沉咽,又给整个词调增加了一点情调上的变化,但全词的基调还是流丽和婉的。至于那些例用平韵而以四言句和五、七言句混合组成的词调,它们的音节态度基本上也是属于流丽和婉这一类型的。比如:

少年游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柳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
○○●●●○△ ○●●○△
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 ○○○● ●●●○△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
○○●●○○● ○●●○△
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
●●○○ ●○○● ●●●○△

少年游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
●○○● ○○●● ○●●○△
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 ●○●● ○●●○△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
○○● ●○○● ○●●○△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 ●○○● ●●●○△

至于例用平韵而以六言句和五、七言句混合组成的词调也是一样。比如:

临江仙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苏轼)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
●●○○○●● ○○●●○△
家童鼻息已雷鸣。
○○●●●○△
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 ●●●○△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 ○○○●○△
夜阑风静縠纹平。
●○○●●○△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 ○●●○△

临江仙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 ●○○●○△
去年春恨却来时。
●○○●●○△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 ○●●○△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
●●●○○● ●○○●○△ ○○○●●○△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 ○●●○△

这个词调,在句式的整体安排上是非常匀称的。虽然句度长短各家略有出入,但都音节谐婉,声情掩抑。我们再来看几个适宜表达轻柔婉转、往复缠绵情绪的长调,体会一下它们各自的声情特点。比如:

满庭芳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 (秦观)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 ○○○● ●●○●○△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 ○●●○△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 ○○● ○●○△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 ○○●● ○●●○△

销魂!
○△
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 ○○●● ○●○△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 ●●○△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 ○●● ○●○△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 ○○●● ○●●○△

木兰花慢 双调一百一字,前段十句五平韵,后段十一句七平韵 (柳永)

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
●○○●● ●○● ●○△
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
●●●○○ ○○●● ○●○△
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出郊坰。
○△ ●○●● ●○○●●●○△
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
○●○○●● ●○●●○△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
○△ ●●●○ ○●● ●○△
向路傍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
●●○●● ○○●● ○●●△
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
○△ ●○●● ●○○●●●○△
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
○●○○●● ●○●●○△

凤凰台上忆吹箫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 (李清照)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
○●○○ ●○○● ●○○●○△
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
●●○○● ●●○△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 ○●● ●●○△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 ○○●● ●●○△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 ●○●● ○●●○○ ●●○△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 ○●○△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 ○●● ○●○△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 ○○●○ ●●○△

虽然这三个长调看起来句度参差繁复,但是从它们的声韵组织、平仄安排以及对偶关系上,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来它们是适宜于表达柔情的。它们在结构方面,尽管句度富于变化,但在声律的运用上,却是非常符合格律诗的基本法则的,所构成的音节自然是非常和谐悦耳的。虽然填词者选用不同的韵部,也可以表现各类不同的情感,但是在基本情调上终究还是一致的。至于适宜铺张排比、显示雍容气度的慢曲长调,常是多用整齐的四言排偶构成对称格局,把落脚字的平仄递换作为谐调音节的主要手段。比如:

沁园春 双调一百十四字,前段十三句四平韵,后段十二句五平韵 (刘克庄)

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访铜雀台。
○●○○ ○●○○ ●○●△
唤厨人斫就,东溟鲸鲙;圉人呈罢,西极龙媒。
●○○●● ○○○● ●○○● ○●○△
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余子谁堪共酒杯?
○●○○ ●○●● ○●○○●●△
车千两,载燕南赵北,剑客奇才。
○○● ●○○●● ●●○△

饮酣画鼓如雷,谁信被晨鸡轻唤回?
●○●●○△ ○●●○○○●△
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
●○○●● ○○●● ○○●● ○●○△
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
●●○○ ●○○● ●●○○●●△
披衣起,但凄凉感旧,慷慨生哀。
○○● ●○○●● ○●○△

沁园春 双调一百十四字,前段十三句四平韵,后段十二句五平韵 (辛弃疾)

叠嶂西驰,万马回旋,众山欲东。
○●○○ ●●○○ ●○●△
正惊湍直下,跳珠倒溅;小桥横截,缺月初弓。
●○○●● ○○●● ●○○● ●●○△
老合投闲,天教多事,检校长身十万松。
●●○○ ○○○● ●●○○●●△
吾庐小,在龙蛇影外,风雨声中。
○○● ●○○●● ○●○△

争先见面重重,看爽气朝来三数峰。
○○●●○△ ●●●○○○●△
似谢家子弟,衣冠磊落;相如庭户,车骑雍容。
●●○●● ○○●● ○○○● ○●○△
我觉其间,雄深雅健,如对文章太史公。
●●○○ ○○●● ○●○○●●△
新堤路,问偃湖何日,烟水濛濛?
○○● ●●○○● ○●○△

这个词调格局恢张,气象雍容。一起首叠用三个四言句,且皆用平声收脚,显示一种从容不迫的姿势。紧接着用一个仄声领格字(通常是用去声字),领起下面的四言排偶,阵势上和谐严整。跟着又是一组四言句,再紧接一个七言句,将格局展开。然后在挺接一个三言短句之后,以一个去声字领下面的一组四言句,在整齐的格局中又添些参差抑扬之美。过片变三个四言句为一个六言句和用一个用去声字领起一个七言句的特殊句式,使换气的地方呈现着一种骀荡生姿的独特风姿。接下来则和上片完全相同。象这类和谐开展的词调,最宜抒写壮阔襟怀,表现恢弘器宇,因而豪迈磊落的英雄志士历来多爱采用。格局上看似比较接近的,还有下面这个词调:

风流子 双调一百十字,前段十二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四平韵 (张耒)

木叶亭皋下,重阳近、又是捣衣秋。
●●○○● ○○● ●●●○△
奈愁入庾肠,老侵潘鬓,漫簪黄菊,花也应羞。
●○●●○ ●○○● ●○○● ○●○△
楚天晚、白蘋烟尽处,红蓼水边头。
●○● ●○○●● ○●●○△ 
芳草有情,夕阳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楼。
○●●○ ●○○● ●○○● ○●○△

玉容知安否?香笺共锦字,两处悠悠。
●○○○● ○○●●● ●●○△
空恨碧云离合,青鸟沉浮。
○●●○○● ○●○△
向风前懊恼,芳心一点,寸眉两叶,禁甚闲愁?
●○○●● ○○●● ●○●● ○●○△
情到不堪言处,分付东流。
○●●○○● ○●○△

这个词调的组成,也很符合“奇偶相生”的和谐规律,但声情上与《沁园春》略有不同,别是一种掩抑低徊的恢张局势,只能成为缠绵悱恻的凄调。

二、激越郁勃的词调

上面我们讲到的基本都是趋于流丽和婉的词调,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些适宜表达激昂情绪的词调。先看一看短调中的《破阵子》,以辛弃疾所作《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为例:

破阵子 双调六十二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 ●○○●○△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 ●●○○●●△ ○○○●△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 ○○●●○△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 ○●○○○●△ ●○●●△

我们仔细体会一下这个调子,其声情之所以激壮,关键在上下片的两组七言对句上,在前面讲对仗的时候,我们曾举过此词牌的几个对句作例子。一般词调内,遇到连用长短相同的句子而作对偶形式的,所有相当地位的字调,如果是平仄相反,那就会显示和婉的声情,相同就要构成拗怒,就等于阴阳不调和,从而演变为激越的情调。这关键有显示在句子中间的,这个词调即是,也有显示在句末一字的,比如《满江红》。至于苏辛派词人所常使用的《水龙吟》、《念奴娇》、《贺新郎》、《桂枝香》等词调,所以构成拗怒音节,适宜于表现豪放壮烈的情感,其关键在于词中几乎每句都是用仄声收脚,而且其中一些词调,如果用来抒写激壮情感,又必须选用短促的入声韵,才能情与声会,取得“读之使人慷慨”的效果。

长调中一个比较突出的例子是《六州歌头》,这个词调只适宜于抒写苍凉激越的豪迈情感,若是拿来填上缠绵哀婉之词,用以抒写儿女柔情,恐怕就不只是 “声与意不相谐”,弄不好会给人以“不伦不类”的滑稽之感了。南宋的程大昌曾提到过这个词调,他说:“《六州歌头》,本鼓吹曲也。近世好事者倚其声为吊古词,音调悲壮,又以古兴亡事实文之。闻其歌,使人慷慨,良不与艳词同科,诚可喜也。”可见此词调的声情是只适宜于表达激越情怀的。现存宋人作品以贺铸为最早,南宋初期此词填的最多,也恰恰反映了时代特点。我们先看看贺铸的这一首:

六州歌头 双调一百四十三字,前段十九句八平韵、八叶韵,后段二十句八平韵、十叶韵 (贺铸)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
●○●● ○●●○△
肝胆洞,毛发耸。
○○▲ ○●▲
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 ●○△ ●●○○▲
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
○○▲ ○○▲ ○●▲ ○○▲ ●○△
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
○●●○ ○●○○▲
吸海垂虹。
●●○△
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 ●●●○△ ●●○△ ●○△

似黄梁梦,辞丹凤;
●○○▲ ○○▲
明月共,漾孤篷。
○●▲ ●○△
官冗从,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
○●▲ ○●▲ ●○△ ●○△
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
●●○○▲ ○○▲ ●○△
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
○●▲ ○○▲ ●○△ ●●○○ ●●○○▲
剑吼西风。
●●○△
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 ●●●○△ ●●○△

再看看张孝祥的这一首:

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
○○●● ○●●○△
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黯销凝。
○○● ○○● ●○△ ●○△
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
○●○○● ●○● ○○● ○●● ○○● ●○△
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
●●○○ ●●○○● ○●●△
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笳鼓悲鸣,遣人惊。
●○○○● ●●●○△ ○●○△ ●○△

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
●○○● ○○● ○○● ●○△
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渺神京。
○●● ○○● ●○△ ●○△
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
○●○○● ●○● ●○△
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
○●● ○○● ●○△
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
○●○○○● ○○● ●●○△
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 ○●●○△ ●●○△

从这个词调的声韵安排上看,它连用了大量的三言短句,一气驱使,旋折而下,构成了它的“繁音促节”,恰宜表达紧张急迫、慷慨激昂的壮烈情绪。贺铸的词很好的掌握了这一声情特点,在韵脚的选择上,他使用了音色洪亮的“东钟”韵部,而原本不须押韵的句子,也用同一韵部的仄声韵互协,使全词几乎句句押韵,增加了其“繁音促节”的声情之美,又与作者所要发抒的情感恰相谐称,烘托出一种苍凉郁勃的不平之鸣,其技巧是值得我们深入探讨的。而张孝祥把这词调用来抒写个人对南宋初期强敌压境而高层却一味屈辱求和的悲愤情感,使用了清劲的“庚青”韵部,也能显示出此曲的激壮情调,而产生出比较强烈的感染力。但他忽略了仄韵部分,相比贺词是稍有些欠缺的。

在小令短调中,使用“繁音促节”这种形式的有《钗头凤》:

钗头凤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十句,七仄韵、两叠韵 (陆游)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 ○○▲ ●○○●○○▲
东风恶,欢情薄。
○○▲ ○○▲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 ●○○▲
错、错、错!
▲ ▲ ▲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 ○○▲ ●○○●○○▲
桃花落,闲池阁。
○○▲ ○○▲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 ●○○▲
莫、莫、莫!
▲ ▲ ▲

又一体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十句,三仄韵、四平韵、两叠韵 (唐氏)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 ○○▲ ●●○○○●▲
晓风乾,泪痕残。
●○△ ●○△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 ●●○△
难、难、难!
△ △ △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尝似秋千索。
○○▲ ○○▲ ●○○●○○▲
角声寒,夜阑珊。
●○△ ●○△
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 ●●○△
瞒、瞒、瞒!
△ △ △

这一词调,陆游的词上下片各叠用两对三言短句,一个七言的拗句,一组四言对句,一组三字叠句,而且每句都使用仄声收脚。全词上三句一韵,下三句又另换一韵,最后再加三字叠韵。前后段押韵又有微妙的不同之处,如上片上三韵用上声,下片上三韵却是用去声,下三韵皆是换用入声。具体说,上片前段用上声之二十五有,下片前段即用去声之二十六宥,上下片后段则用入声之三觉十药。如此换韵,构成了整体的拗怒音节,显示着一种情急调苦的姿态,是很恰到好处的表达了作者当时当地的苦痛心情的。而唐氏答陆游所作之词,句式都是相同的,而韵脚是入声和平声互换的,但却不是使用平仄互换来取得和婉,也是为了构成整体的拗怒态势。后半段几乎句句用平韵收脚,显示的是一种低沉凄楚的声情。恰宜的词调选用,增强了这两首作品的情感张力,千年以来多少后人读了之后为二人而潸然泪下啊!

不过就算是较多使用三言短句构成的短调小令,即使乍看有些和《钗头凤》组织形式相似,显示的声情也未必相同,我们来看看下面这首《更漏子》:

更漏子 双调四十六字,前段六句两仄韵、两平韵,后段六句三仄韵、两平韵 (温庭筠)

玉炉香,红烛泪,偏照画堂秋思。
●○○ ○●▲ ○●●○○▲
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 ●○△ ●○○●△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 ○○▲ ●●○○●▲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 ●○△ ○○●●△

注意:这一短调虽然上下片同样都用了两对三言句,但收脚却是一平一仄更迭使用,韵脚亦是平仄互转,从而构成和婉音节,情调与《钗头凤》却是全然不同了。我们再举一个平仄韵互换,和它看起来略相仿佛的单调小令:

调笑令 单调三十二字,八句四仄韵、两平韵、两叠韵 (韦应物)

河汉,河汉,晓挂秋城漫漫。
○▲ ○▲ ●●○○●▲
愁人起望相思,江南塞北别离。
○○●●○△ ○○●●●△
离别,离别,河汉虽同路绝。
○▲ ○▲ ○●○○●▲

调笑令 单调三十二字,八句四仄韵、两平韵、两叠韵 (王建)

杨柳,杨柳,日暮白沙渡口。
○▲ ○▲ ●●●○●▲
船头江水茫茫,商人少妇断肠。
○○○●○△ ○○●●●△
肠断,肠断,鹧鸪夜飞失伴。
○▲ ○▲ ●○●○●▲

这个词调的首尾并用两个二言的叠句接一个六言句,中腰则连用两个六言句,没有一个奇式的句子,违反了“奇偶相生”的和谐法则。虽然韵部平仄转换略见谐婉,但整个调子是迫促的。再比如下面这首:

撼庭秋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仄韵,后段六句两仄韵 (晏殊)

别来音信千里,恨此情难寄。
●○○●○▲ ●●○○▲
碧纱秋月,梧桐夜雨,几回无寐。
●○○● ○○●● ●○○▲

高楼目断,天遥云黯,只堪憔悴。
○○●● ○○○● ●○○▲ 
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
●○○○● ○○●● ●○○▲

看这一词调的的整体结构,几乎全部都是用偶式的句子。上片在起首一个六言句后,接了一个逆入的上一下四句式,把冲动的感情勉强拽住。再往下接三个四言句,每一句都是以仄声收脚,显示出一种倔强的情调。下片重复运用这个形式,只在第四句多加一个承上领下的去声字,使整个音节呈现出一种劲挺的姿势。使用这种类型的词调来表达离情,是决不会流于软媚的。以这类句式为主构成的适宜抒写凄壮郁勃情绪的长调,《水龙吟》可说是最好的范例:

水龙吟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辛弃疾)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 ●○○●○○▲
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
○○●● ●○●● ●○○▲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
●●○○ ●○○● ○○○▲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 ○○●● ○○● ○○▲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 ●○○ ●○○▲
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 ●○○● ○○○▲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
●●○○ ○○○● ●○○▲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 ○○●● ●○○▲

这一词调也几乎全部都是用偶式的句子构成的。上下片各以三个四言句组成一个片段,从整体上看,又是偶中有奇,和《撼庭秋》的句式配置完全相同。上下片除了有三处句尾用平声收脚,从而使音节略转谐婉外,其余一概用仄声收脚。而在上片的后段,用了一个“把”字,领下面两个四言句、两个三言句;下片的后段,则用了一个“倩”字,领下面三个四言句,结尾更用上一下三的特殊句式,予以逆折顿挫。整个词调显示出一种凄壮郁勃的声情态度。我们再来看一看适宜表现苍凉郁勃情绪的长调,比如:

摸鱼儿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段十句七仄韵,后段十一句七仄韵 (辛弃疾)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 ●○○▲ ○○○●○▲
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 ○●●○○▲
春且住!
○●▲
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
●●● ○○○●○○▲ 
怨春不语。
●○●▲
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风絮。
●●●○○ ●○○● ●●●○▲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
○○● ●●○○●▲
娥眉曾有人妒。
○○○●○▲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 ●●●○○▲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 ○●● ●○○●○○▲
闲愁最苦。
○○●▲
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 ○○●● ○●●○▲

这个词调整体上给人一种“欲吞还吐”的感觉。其关键在于上下片开端外运用一个上三下四的逆挽句式,而中部又用了一个三言短句,并紧接一个上三下七的特殊句式,从而呈现出一种低佪往复、掩抑零乱的姿态。而且韵位的安排上忽疏忽密,显示着一种欲说又难说出的哽咽情调。再加上在用韵上又是选用上去声韵部,无法象入声韵那样可以尽情发泄,使人低吟密咏,大有“幽咽泉流冰下难”之感。下面的这两个词调也是适宜抒写低佪掩抑、哽咽幽怨的情感的:

蝶恋花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
○●○○○●▲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 ○●○○▲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 ○○●●○○▲

雨横风狂三月暮。
●●○○○●▲
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 ○●○○▲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 ●○○●○○▲

青玉案 双调六十七字,前后段各六句,五仄韵 (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 ●●● ○○▲
锦瑟年华谁与度?
●●○○○●▲
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 ●○○▲ ●●○○▲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 ●●○○●○▲
若问闲情都几许?
●●○○○●▲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 ●○○▲ ○●○○▲

这两个词调除《蝶恋花》中的两个四言句外,一概都是用仄声字收脚,这就呈现一种拗怒的声情,也包含欲吞还吐的情调。再来看一个显示拗峭挺劲的声情,适宜表达“孤标耸立”和“激越不平”的词调,有如《好事近》:

好事近 双调四十五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 (秦观)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
○●●○○ ○●●○○▲
行到小溪深处,有黄鹂千百。
○●●○○● ●○○○▲

飞云当面化龙蛇,夭矫转空碧。
○○○●●○○ ●●●○▲
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
●●●○○● ●●○○▲

好事近 双调四十五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 (朱敦儒)

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
○●●○○ ○●●○○▲
活计绿蓑青笠,惯披霜冲雪。
○●●○○● ●○○○▲

晚来风定钓丝闲,上下是新月。
●○○●●○○ ●●●○▲
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
○●●○●● ●○○○▲

好事近 双调四十五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 (韩元吉)

凝碧旧池头,一听管弦凄切。
○●●○○ ●●●○○▲
多少梨园声在,总不堪华发。
○●○○○● ●●○○▲

杏花无处避春愁,也傍野烟发。
●○○●●○○ ●●●○▲
惟有御沟声断,似知人呜咽。
○●●○○● ●○○○▲

这一短调的声情所以拗峭激越,关键在于上下片除第一句落脚字用平声外,下面三句连用仄收,而且下片的第二句,例举的这三首词都是使用“仄仄仄平仄” 的句式,构成拗怒的音节,两结句又是用逆入的上一下四句式,韵部选用的是短促的入声韵部,这一切都使得“情与声会”,恰到好处的烘托所要表达的内容。还有与这个词调的声情态度差相仿佛的,比如《盐角儿》:

盐角儿 双调五十字,前段六句三仄韵、一叠韵,后段五句三仄韵 (晁补之)

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
○○●▲ ●○●▲ ○○○▲
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
○○●● ○○●● ●○○▲

占溪风,留溪月,堪羞损、山桃如血。
●○○ ○○▲ ○○● ○○○▲
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别。
●○● ○○●● ○●●○○▲

此调上片的句式和声韵组织,几乎和《撼庭秋》的下片相同。下片虽然开首用了两个句脚平仄递收的三言对句,似转入了谐婉,但接着连用两个上三下四的特殊句式,并连续用仄声收脚,而韵部选用的又是短促的入声,情调自然拗峭劲挺,恰与所咏的梅花标格相称。再比如《忆少年》:

忆少年 双调四十六字,前段五句两仄韵,后段四句三仄韵 (晁补之)

无穷官柳,无情画舸,无根行客。
○○○● ○○●● ○○○▲
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 ●○○○▲

罨画园林溪绀碧,重算来、尽成陈迹。
●●○○○●▲ ●○○ ●○○▲
刘郎鬓如此,况桃花颜色!
○○●○● ●○○○▲

此调上片和《盐角儿》一样,连用三个四言句,接着又用一个“平平去平仄”的五言句和一个逆入的上一下四句式,已将激越的情调呈现出来了。下片第二句又用了上三下四的特殊句式,接着又是一个“平平去平仄”的五言句和一个上一下四的顿挫句,加上所有的句子都是仄声收脚和使用入声韵,构成了它那迫切凄厉的声情,恰到好处的表达出了作者离别时的万般感慨。我们再来看一首押平声韵的例子,且看这一首《一剪梅》:

一剪梅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三平韵 (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
○●○○●●△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 ●●○△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 ●●○○ ●●○△

花自飘零水自流。
○●○○●●△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 ●●○△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 ●●○△

这个词调句式的安排上是一个七言句接两个四言句,参差交错,是符合“奇偶相生”的和谐法则的,七言句的平仄安排上也非拗句,但是这个词调全部的句子都用了平声收脚,情调是很低沉的。再来看一首押仄声韵的例子:

御街行 双调七十八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 (范仲淹)

纷纷坠叶飘香砌。
○○●●○○▲ 
夜寂静,寒声碎。
●●● ○○▲
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
○○○●●○○ ○●○○○▲
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 ●○○● ○●○○▲

愁肠已断无由醉。
○○●●○○▲
酒未到,先成泪。
●●● ○○▲
残灯明灭枕头攲,谙尽孤眠滋味。
○○○●●○○ ○●○○○▲
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 ○○○● ○●○○▲

这个词调也是看来好象是符合“奇偶相生”的和谐法则的,但上下片除了中间一个七言句用了平收外,其余全用仄声收脚,所以整体的拗怒多于和谐。下半段更是连用一个六言句、两个四言句直逼而下,最后又用一个五言句使劲顿住,显示出一种英姿飒爽的开阔、苍莽气度,即使用来抒写儿女柔情,也是绝会流于软媚的。如果从内容上说,这首词的下片和上面李清照词的下片是差不多的,连用的词句都很象,可见即使写的是同一题材,选取不同的形式也能表现出作者性格上的不同来。再看看下面这一首:

渔家傲 双调六十二字,前后段各五句,五仄韵 (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 ○○●●○○▲
四面边声连角起。
●●○○○●▲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 ○○●●○○▲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 ○○●●○○▲
羌管悠悠霜满地。
○●○○○●▲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 ○○●●○○▲

这个词调除去两个三言句外,约略相等于两首七言仄韵绝句,在句中的平仄安排上也是和谐的。但是这个词调全部的句子都用了仄声收脚,整体上看却是拗怒的,加之句句押韵,显示着情绪的紧张迫促,是适宜于表达兀傲爽朗的襟怀的。

至于慢曲长调,在音节上呈现拗怒激越声情的,一般更是多用仄声收脚的四言句和六言句,并杂以二言或三言短句,并押入声部韵,比如《兰陵王》:

兰陵王 三段一百三十字,前段十一句七仄韵,中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周邦彦)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
●○▲ ○●○○●▲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 ○●●○ ●●○○●○▲
登临望故国。
○○●●▲
谁识,京华倦客?
○▲ ○○●▲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 ○●●○ ○●○○●○▲

闲寻旧踪迹。
○○●○▲
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
●●●○○ ○●○▲
梨花榆火催寒食。
○○○●○○▲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 ●○○● ○○○●●●▲ ●○●○▲

凄恻,恨堆积。
○● ●○▲
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
●●●○○ ○●○▲
斜阳冉冉春无极。
○○●●○○▲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
●●●○● ●○○▲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 ●●● ●●▲

第一段用了一个二言、三个三言的短句和三个四言句、一个六言句,中间错杂着一个五言句、两个七言句,似乎符合“奇偶相生”的谐婉规则,但在句子中的平仄安排上,却又多违反调声常例,比如“拂水飘绵送行色”的“入上平平去平入”,“登临望故国”的“平平去去入”,“应折柔条过千尺”的“平入平平去平入”,音节上都是略带拗怒的。第二段用了一个以去声“又”字领一组四言对句和一个以平声“愁”字领一组四言对句,虽然错杂着两个五言、两个七言,但句中的平仄安排却又是故意违反调声常例的,比如“闲寻旧踪迹”的“平平去平入”,“回头迢递便数驿”的“平平平去去去入”,“望人在天北”的“去平去平入”,还有四言句“灯照离席”的“平去平入”,“一箭风快”的“入去平去”。

据毛幵《樵隐笔录》记载:“绍兴初,都下盛行周清真咏柳《兰陵王慢》,西楼南瓦皆歌之,谓之《渭城三叠》。以周词凡三换头,至末段,声尤激越,惟教坊老笛师能倚之以节歌者。”看来这最后一段值得我们重点分析一下,看看“至末段,声尤激越”的原因何在。在句式上,末段用了一个二言、一个三言的短句,又以一个去声“渐”字领一组四言对句,一个去声“念”字也领一组四言对句;而在一句之中的平仄安排,又故意违反调声常例,有如“津堠岑寂”的“平去平入”, “月榭携手”的“入去平上”,“似梦里”的“上去上”,“泪暗滴”的“去去入”。而每句的落脚字,除“渐别浦萦回”一句独用平声,较为和婉外,其余都是仄收。这些拗怒音节的运用,所显示出的声情,自然是适宜表达苍凉激越情调的。再把这三段的声韵组织联系起来,仔细体会,在整体结构上的是越来越紧的,越来越迫促,和那种软媚的靡靡之音是截然殊致的。


练习题目:

一、仔细读一读下面这首词,结课中提到的知识点,谈谈你的认识。

东风着意,先上小桃枝。
红粉腻,娇如醉,倚朱扉。
记年时,隐映新妆面,临水岸,春将半,云日暖,斜桥转,夹城西。
草软莎平,跋马垂杨渡,玉勒争嘶。
认蛾眉凝笑,脸薄拂胭脂。
绣户曾窥,恨依依。

共携手处,香如雾,红随步,怨春迟。
消瘦损,凭谁问?只花知,泪空垂。
旧日堂前燕,和烟雨,又双飞。
人自老,春长好,梦佳期。
前度刘郎,几许风流地,花也应悲。
但茫茫暮霭,目断武陵溪,往事难追。

二、选择一些课中没提到过的词调,试着分析一下它们的声情特点。

三、从课中提到的词调中选一个,填一首习作,尽量做到“声意相谐”。


小轩做题:

一、先分析一下此词的平仄结构:

东风着意,先上小桃枝。
○○●▲ ○●●○△
红粉腻,娇如醉,倚朱扉。
○●▲ ○○▲ ●○△
记年时,隐映新妆面,临水岸,春将半,云日暖,斜桥转,夹城西。
●○△ ●●○○▲ ○○▲ ○○▲ ○●▲ ○○▲ ●○△
草软莎平,跋马垂杨渡,玉勒争嘶。
●●○○ ○●○○● ●●○△
认蛾眉凝笑,脸薄拂胭脂。
●○○○● ●●●○△
绣户曾窥,恨依依。
●●○△ ●○△

共携手处,香如雾,红随步,怨春迟。
●○●▲ ○○▲ ○○▲ ●○△
消瘦损,凭谁问?只花知,泪空垂。
○●▲ ○○▲ ●○△ ●○△
旧日堂前燕,和烟雨,又双飞。
●●○○● ○○● ●○△
人自老,春长好,梦佳期。
○●▲ ○○▲ ●○△
前度刘郎,几许风流地,花也应悲。
○●○○ ●●○○● ○●○△
但茫茫暮霭,目断武陵溪,往事难追。
●○○●● ●●●○△ ●●○△

〔第三部〕平声:四支五微八齐十灰通用

这是韩元吉所填的一首《六州歌头》,题目是“桃花”,但总的说来咏桃花是虚,写人面是实。作者显然体会到了“繁音促节”适宜表现紧促心情,同时也了解到兼协仄韵是可以增加本调的声容之美,在几个句群中适当的把收脚字用了同一韵部的仄声字,可称是“韵里藏韵”。全词的韵脚选用了“萎而不振”的“支微齐灰”韵,虽然对他所要表达的柔情别绪是很适宜的,但和本调的原有声情却是截然两回事了。倘使曲子尚在,那么我们配着如此“使人慷慨”的曲子唱“人自老,春长好,梦佳期”,不知听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今天,词的曲谱大多已经失传,文字与声情的矛盾似乎也不是那么太引人注意了,许多人主张不妨用词的旧格式填些现实些的新主题。也不能说这种论调有什么不好,不过小轩的个人观点是:填则填得,但如与原词的声情态度相差太远的话,不妨考虑不挂词牌,权当作“句读不葺之诗”更好,而且受词调平仄限制而词句不够顺畅的地方还可以适当的调济一下平仄。当对各种平仄的安排比较熟悉了,对用何种平仄安排的句式,来表达何种的情绪,有了个大体概念的时候,如果心中实在有所“感发”的话,是可以自己草拟平仄结构,写出声与意谐的“长短句”的仿词体的诗来的。

二、小轩再补充一些内容

结合这课中提到的知识点,观察不同的词调句式的安排,小轩体会“奇偶相生”这一和谐规律在句度长短的安排上,有这么样一个具体的体现而已。前面我们例举过了那么多的词,如果我们留心一下词中每个句子的句读,会发现每个句子的最后一个音节,有奇数的,有偶数的,有这么一个现象。我们以下面这首词为例,请仔细观察一下:

雪梅香 双调九十四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 (柳永)

景萧索,危楼独立∥面晴空。
●○● ○○●● ●○△
动∥悲秋情绪,当时∥宋玉应同。
● ○○○● ○○ ●●○△
渔市孤烟∥袅寒碧,水村残叶∥舞愁红。
○●○○ ●○● ●○○● ●○△
楚天阔,浪浸斜阳,千里溶溶。
●○● ●●○○ ○●○△

临风,想佳丽,别后愁颜,镇敛眉峰。
○△ ●○● ●●○○ ●●○△
可惜当年,顿乖∥雨迹云踪。
●●○○ ●○ ●●○△ 
雅态妍姿∥正欢洽,落花流水∥忽西东。
●●○○ ●○● ●○○● ●○△
无聊意,尽把相思,分付征鸿。
○○● ●●○○ ○●○△

上面略点出了句读,当然四言偶句的句读如果是二二读就没什么必要再分了,我们可以看到这首词上片是“奇-奇-偶-偶-奇-奇-奇-偶-偶”,下片是 “偶-奇-偶-偶-偶-偶-奇-奇-奇-偶-偶”。一般说来,如果奇式的句法多,情调表现的就会比较飞扬悠远;偶式的多,就会表现的缠绵往复低徊。大家可以把这首词反复多吟诵几遍,细细体会一下,这个词调流利与顿挫相融,结合的非常优美。再看一首押仄声韵的《苏幕遮》:

苏幕遮 双调六十二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 (范仲淹)

碧云天,黄叶地。
●○○ ○●▲
秋色连波,波上∥含烟翠。
○●○○ ○● ○○▲
山映斜阳∥天接水。
○●○○ ○●▲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 ●● ○○▲

黯乡魂,追旅思。
●○○ ○●▲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 ●● ○○▲
明月楼高∥休独倚。
○●○○ ○●▲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 ●● ○○▲

这个词调的上下片都是“奇-奇-偶-奇-奇-偶-奇”,也是流利与顿挫相融,结合的非常优美的,由于奇式的句法多一些,所以在情调上的表现是比较飞扬悠远的。我们再来看一个以偶式句法为主的词调:

永遇乐 双调一百四字,前后段各十一句,四仄韵 (苏轼)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
○●○○ ●○○● ○●○▲
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
●●○○ ○○●● ●● ○○▲
紞如五鼓,铮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
●○●● ○○●● ●● ●○○▲
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 ○○○● ●○ ●○○▲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
○○●● ○○○● ●● ●○○▲
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
●●○○ ○○○● ○● ○○▲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
●○○● ○○●● ●● ●○○▲
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 ○○●● ●○●▲

这个词调的上下片都只有一个奇式的句法,因而声情上是极为掩抑低沉的。我们再来看看词的内容,原词牌下是有一句话的,作题目可能略嫌长了点,或者叫作小序更合适,写的是“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这是一首怀古词,当时苏轼任徐州知州,写过这首词后不到一年他就锒铛入狱了。上片写梦境以及被惊醒后的黯然心伤,下片触景伤情,怀古伤今,折射出对动荡时局和宦海沉浮的厌倦,调子确是极为低沉的。另外关于此词调的词牌,再多说两句,其中的“乐” 字当读yuè ,象《齐天乐》等也是这个“音乐”的乐,而在有的词牌中用的却是“欢乐”的乐,比如在《抛球乐》这个词牌中就应当读作lè。我们再来看一个以偶式句法为主的词调:

望海潮 双调一百七字,前段十一句五平韵,后段十一句六平韵 (柳永)

东南形胜,江湖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 ○○○● ○○ ●●○△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 ○○●● ○○ ●●○△
云树∥绕堤沙。
○● ●○△
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 ●○● ○●○△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 ●○○● ●○△

重湖叠巘∥清嘉。
○○●● ○△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 ○○●● ●●○△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 ○○●● ○○ ●●○△
千骑∥拥高牙。
○● ●○△
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 ○○● ○●○△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 ○○●● ○● ●○△

注:“巘”,音yǎn,大山上的小山。

这个词调的上片是“偶-偶-偶-偶-偶-偶-奇-奇-偶-偶-奇”,下片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由于偶式的句法多一些,所以按我们上面所说过的去套的话,这首词上下片的前半段在情调上的表现应该是非常掩抑低沉的,但是我们实际读起来好象不是这样,这首词的声情给人的感觉好象不是那么低沉,这其中的关键在于在整首词中,每句的收脚字是平仄递换安排的,而且在韵位的安排上又是合于和婉法则的。不过这是我们下一讲中才要重点谈到的问题。我们再看一首:

高阳台 双调一百字,前后段各十句,五平韵 (张炎)

接叶巢莺,平波卷絮,断桥∥斜日归船。
●●○○ ○○●● ●○ ○●○△
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年。
○●○○ ●○ ●●○△
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
○○●● ○○● ●○○ ○●○△
更凄然,万绿西泠,一抹荒烟。  
●○△ ●●○○ ●●○△

当年燕子∥知何处,但∥苔深韦曲,草暗斜川。
○○●● ○○● ● ○○○● ●●○△
见说新愁,如今∥也到鸥边。
●●○○ ○○ ●●○△
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眠。
○○●● ○○● ●○○ ●●○△
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
●○△ ●●○○ ●●○△

这个词调的上片是“偶-偶-偶-偶-偶-奇-偶-奇-偶-偶”,下片是“奇-偶-偶-偶-偶-奇-偶-奇-偶-偶”,跟上面的《望海潮》看来是差不多的。韵位的安排上或两句一协,或三句一协,是合于和婉法则的,但上下片中间和结尾的句子却是连用平收,因而更显出低沉情调,使句式上带来的掩抑低徊的声情趋于加强,只适合表现哀怨心情。

三、小轩选了《钗头凤》这个词牌,填了一唱一和的两首:

之一、依韵唐氏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十句,三仄韵、四平韵、两叠韵 (宋媛 唐氏)

党官漠,
●○▲(仄韵)(吕体:⊙○▲)
村官恶,
○○▲(韵)
大旱当前花酒酌。
●●○○○●▲(韵)
水渠干,
●○△(平韵)
怎浇田?
●○△(韵)
打井千尺,
●○○●(句)(吕体:●◎○⊙)
电费千钱。
●●○△(韵)(吕体:⊙●○△)
难!难!难!
△ △ △(叠韵)

辛劳作,
○○▲(仄韵)
薄收获, *“薄”以入替平。
○○▲(韵)
化肥农药直非昨。 *“直”以入替平。
●○○●○○▲(韵)(吕体:●○◎●○○▲)
更愁天,
●○△(平韵)
祸灾连。
●○△(韵)
读书医疗,
●○○●(句)(吕体:●◎⊙⊙)
柴米油盐。
●●○△(韵)(吕体:⊙●○△)
烦!烦!烦!
瞒、瞒、瞒
△ △ △(叠韵)

〔第十六部〕入声:三觉十药通用
〔第七部〕平声:十三元十四寒十五删一先通用

《钦定词谱》中此体列为《撷芳词》的一个别体,未标明可平可仄,但注有“即吕渭老平仄换韵词体,两结又添一字,惟前段第三句,仄仄平平平仄仄,与各家异”,故把吕体除上片第三句外,有标明平仄可不拘的句子都列在后边备考。填下来“井”、“柴”二字不合唐氏词,但按吕体校则未拗。“薄”、“直”二字查《中原音韵》皆派入平声,当可以入替平来使用。

之二、依韵陆游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十句,七仄韵、两叠韵 (程垓)

村西走,
○○▲(韵)
田开口,
○○▲(韵)
老渠无水悲枯柳。
●○○●○○▲(韵)
无雨落,
○◎▲(换韵)
天何薄?
⊙○▲(韵)
小麦苗黄,
●◎○⊙(句)
父心汤镬。
●○○▲(韵)
莫!莫!莫!
▲ ▲ ▲(叠)

胡空沤,
○○▲(韵)
抗灾秀,
⊙○▲(韵)
贵州石字天机透。
●○○●○○▲(韵)
当思索,
○○▲(换韵)
弃邪恶。
●○▲(韵)
红毒蒙心,
○◎○⊙(句)
逆天而作。
●○○▲(韵)
错!错!错!
▲ ▲ ▲(叠)

注:“贵州石字”指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一天成奇石,上显六字:中国共产党亡。

〔第十二部〕仄声:上声二十五有 去声二十六宥通用
〔第十六部〕入声:三觉十药通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