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雨轩]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雨轩  >  学词手记
小轩学词手记(第六篇)

14074

小轩学词手记(第六篇)

笔记整理:

谈谈谋篇布局

词是一种极为简练而又富于音乐性的文学形式,所以它更得讲究结构精密。要想发挥它的感染力,把它的艺术性提高到顶点,是需要积累的。积字以成句,积句而成章,积章以成篇,把整体安排的极其妥帖,才能达到圆满的境地。好比要造一座瑰丽宏伟的房子,首先得搞好设计,画好图纸,选好材料,一切准备齐全,再把基础牢牢打好,然后逐层进展,完成整个结构,每一道工序都不能草率凌乱的。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论《章句》时就说:“章句在篇,如茧之抽绪,原始要终,体必鳞次。启行之辞,逆萌中篇之意;绝笔之言,追媵前句之旨。故能外文绮交,内义脉注,跗萼相衔,首尾一体。”在《熔裁》中又说:“凡思绪初发,辞采苦杂,心非权衡,势必轻重。是以草创鸿笔,先标三准:履端于始,则设情以位体;举正于中,则酌事以取类;归余以终,则撮辞以举要。”虽然他在这里所说的,可能是指的一般的长篇大论,与写精炼的诗歌有所不同,但开首得把所要描述的情态概括的揭示出来,取得牢笼全体的姿势;中间又得腰腹饱满,开阖变化,无懈可击;末后加以总结,收摄全神,完成整体。这也是填词时所应遵守的规律,不能随手乱来的。

填词,因为要受各个不同词调的制约,所以它的格律特别的严,就更得要求结构的精密了。宋代的张炎在他所著的《词源》里曾约略谈过这个问题,他说: “词之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不过十数句,一句一字闲不得,末句最当留意,有有余不尽之意始佳。”这里他是把慢词与小令分开来谈了,他又说:“作慢词看是甚题目,先择曲名,然后命意,命意既了,思量头如何起,尾如何结,方始选韵,而后述曲。最是过片不要断了曲意,须要承上接下,如姜白石词云:‘曲曲屏山,夜凉独自甚情绪?’于过片则云:‘西窗又吹暗雨。’此则曲之意脉不断矣。”

张炎既然提到“最是过片不要断了曲意”时举了姜词为例,我们且把姜词的全篇抄在下面,来研究一下它的结构:

齐天乐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十一句六仄韵 (姜夔)

庾郎先自吟愁赋,凄凄更闻私语。
●○○●○○▲ ○○●○○▲
露湿铜铺,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处。
●●○○ ○○●● ○●○○○▲
哀音似诉。
○○●▲
正思妇无眠,起寻机杼。
●○●○○ ●○○▲
曲曲屏山,夜凉独自甚情绪。
●●○○ ●○●●●○▲

西窗又吹暗雨。
○○●○●▲
为谁频断续,相和砧杵。
●○○●● ○●○▲
候馆迎秋,离宫吊月,别有伤心无数。
●●○○ ○○●● ●●○○○▲
豳诗漫与。
○○●▲
笑篱落呼灯,世间儿女。
●○●○○ ●○○▲
写入琴丝,一声声更苦。
●●○○ ●○○●▲

我们要彻底了解这一首词,首先得弄清楚它要表达的题旨是什么,再進一步弄清它的脉络。我们先来看一看他的小序:“丙辰岁,与张功父会饮张达可之堂。闻屋壁间蟋蟀有声,功父约予同赋,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辞甚美。予徘徊茉莉花间,仰见秋月,顿起幽思,寻亦得此。蟋蟀,中都呼为促织,善斗。好事者或以三、二十万钱致一枚,镂象齿为楼观以贮之。”

此词把庾信所写的《愁赋》作为发端,笼罩全篇的意旨,也就是小序中所提到的“仰见秋月,顿起幽思”,我们联系一下当时的时代背景:在北宋末期的汴梁,君臣上下相习于骄奢淫逸的豪侈生活,置强敌压境于不顾,致遭汴京沦丧、二帝被掳的无比羞辱。之后的南宋小朝廷心存苟安,无光复失地之雄图。由些我们可以猜想,词人是在借这小虫儿发抒国家兴亡的感慨。单只这一玩蟋蟀的小事情,就可以反映南宋王朝的荒淫腐化,作者触绪悲来,在内心深处潜伏着无限创痛,顿时引起联想,感到这无知的微虫,“唧唧复唧唧”,象也在帮着有心人叹息。

开头以“庾郎先自吟愁赋,凄凄更闻私语”发端,已把整个题旨牢牢扣住,跟着把格局展开,使用两个四言偶句和一个六言单句,“露湿铜铺,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处”,点明以往听过蟋蟀鸣叫的时间地点,既收缴上文的“凄凄私语”,又过脉到下文的“哀音似诉”,一顿后之后再用一个领格的“正”字挺接,由虫鸣引出征人之妇的哀怨,“正思妇无眠,起寻机杼”再一次扣紧蟋蟀(中都称之为“促织”)的题目。读者到此,不免联想到汴京的沦亡,也不知牺牲了多少无辜的士卒,造成寡妇孤儿的愁惨结局。“曲曲屏山”一句欲擒故纵,再把局势拓开,由人兜转到物,物本无心,人则有情,谁能堪此?“夜凉独自甚情绪”,人和物又融成一片,把凄凉情绪和凄凉环境紧密的结合起来。

过片把“暗雨”从上片的“夜凉”隔个窗儿逗引过来,“西窗又吹暗雨”,進一步加深凄凉景况,随即兜转到“思妇”的情怀,又仿佛这无知的小虫也会对有情人表达同感——“为谁频断续,相和砧杵”,收缴自“哀音似诉”以下的这一大段。接下来,词人又再扩大了这小虫儿愁鸣的天地,由民间所遭受的苦痛转到宫廷所遭到的耻辱,所谓“候馆迎秋,离宫吊月”,此情此景,使读者到此,不免联想到靖康之耻,使臣被拘禁,二帝被幽囚,“别有伤心无数”,何其的沉痛凄侧啊。写到此处,词情激荡似已到极致,可是词人偏故作腾挪,插入一句似无干紧要话,“豳(音bīn)诗谩与”,说在《豳风· 七月》(《诗经》中的一篇)中的诗人太随便的夸奖这小虫儿了。但这看似非干紧要的话却又是极紧要的话,这“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的典故,读者读来,不免要联想到周室的兴,是由于他们的先王 “知稼穑之艰难”,任凭这小虫進入床底,大家都安于这种简单朴素生活;而北宋的亡国,却从这小玩意儿身上充份反映出来。你看“好事者或以三、二十万致一枚,镂象牙为楼观以贮之”,这是何等的荒淫景象!同是一只小虫儿,而所招致的结果却是这般的悬殊,这就难怪作者要感叹了。写到这里,把在朝在野皆受其害的痛苦情绪又推進一层,又把古今兴亡之感发展到了最高峰。迅即运用一个领格的“笑”字一笔勾转,以乐衬愁,以天真烂漫的儿童提着灯笼翻泥打洞捉蟋蟀之乐,来反衬出作者的沉痛心情。这一“笑”字,是从心灵深处徐徐冒起,几经吞咽,终于迸发出来的,但这是一种“苦笑”,所以紧接着就用了“写入琴丝,一声声更苦” 九个字总结全文,与开端的十三个字遥相呼应,将题旨全部揭出。

我们再继续谈前人有关词的结构方面的理论,有就全局来谈的,如宋代沈义父在《乐府指迷》中说:“作大词,先须立间架,待事与意分定了,第一要起得好,中间只铺叙,过处要清新,最紧要是末句,须是有一好出场方妙。”这一段话可和前面所引张炎《词源》的说法参互探讨,也多是从慢词长调着眼来谈的。慢词长调要特别重视起结,这是所有倚声家所一致同意的。清代刘熙载更从陆说予以推衍,谈的更为深透。他在《艺概》中说:“余谓起、收、对三者皆不可忽。大抵起句非渐引即顿入,其妙在笔未到而气已吞。收句非绕回即宕开,其妙在言虽止而意无尽。对句非四字六字即五字七字,其妙在不类于赋与诗。”

一般的词作多是用“渐引”的起法,“顿入”则取逆势,要做到“笔未到而气已吞”的境界,比如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辛弃疾的“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等。至于结语则多取“绕回”而少用“宕开”,这在长调更是如此。所谓“言虽止而意无尽”,则在短调小令中体现的更明显,一般指重视弦外余音,因而取“宕开”的手法。而长调则要收紧,怕的是散漫无归宿,只有“以景结情”,才有可能放开,使之有余而不尽之意,如周邦彦的“断肠院落,一帘风絮”;柳永的“凝泪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辛弃疾的“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等都是宕开延伸的。至于情景交融,首尾相应,起取“顿入”,收既是“绕回”又是“宕开”,能够做到一片神行而又顾盼生姿的境界,则有如前面我们提到过的秦观的《八六子》:以“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起首,以“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作结。

下面我们来看看辛弃疾的这首发端用逆入手法,抒写“吞咽式”的悲壮郁勃情感的《摸鱼儿》。从他的经历和生平来看,这首词的时代背景,应是在宋孝宗曾一度想给他以领兵北伐收复中原的重任,却被奸邪摇惑而拿不定主意,对和战大计长怀犹豫,使江山半壁常在风雨飘摇中岌岌可危之时。因此在他由湖北转运副使调任湖南转运副使时,触动了满腔悲愤,而又忧谗畏讥,不便用《满江红》、《念奴娇》一类激越的曲调尽情发泄,才采取了这一种欲吐还吞的方式。下面我们仔细体会一下:

摸鱼儿 双调一百十六字,前段十句七仄韵,后段十一句七仄韵 (辛弃疾)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 ●○○▲ ○○○●○▲
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 ○●●○○▲
春且住!
○●▲
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
●●● ○○○●○○▲ 
怨春不语。
●○●▲
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 ●○○● ●●●○▲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
○○● ●●○○●▲
娥眉曾有人妒。
○○○●○▲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 ●●●○○▲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 ○●● ●○○●○○▲
闲愁最苦。
○○●▲
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 ○○●● ○●●○▲

开端以“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起首,写的真是荡气回肠,千回百转。接下来用“螺旋式”的手法,层层推進,步步紧逼,由“春又归去”推進到“惜春长怕花开早”,下句紧跟“何况落红无数”遥映前面的“几番风雨”,就算是只从表面意思来看,从词人爱花惜春的感情来看,写的也是极好了。不过辛弃疾不只是这样的,“更能消、几番风雨”,在他的词中,“风雨”都不只是对花的“风雨”。我们读他的生平,从他二十几岁时“壮岁旌旗拥万夫”参加义勇军,到写这首词时,已然二十多年过去了,壮志未酬,却多次遭到馋毁、迫害,这次新的任命又没有给他带来好的消息,他表面写的爱花惜春,但本质上都是写他的内心志意。他接着就发出感叹,“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没有回去的路,我内心的忧怨向谁说,“怨春不语”,我怨春,春天没有给我回答,我看见的是什么?“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我只看到那殷勤的“画檐蛛网”,整天的想把春天挽留住,想把飞扬的柳絮挽留在它的网中,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又遥映到前面的“春且住”。

过片“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则是用典故的“人事形象”描写,写的十分纤秾绵密,“蛾眉曾有人妒”,诗词自古的传统都是借美人以喻君子,纵使君王回心转意,其奈“众女嫉予之蛾眉兮,谣诼谓予以善淫”何!所以我原来所准拟的希望朝廷重用我,使我能够实践收复失地的志意,那个美好的期望再一次落空了。我要挣扎,我还要努力,但是“千金纵买相如赋,默默此情谁诉”,又从“蛾眉曾有人妒”推進一层,暗示“谗谄蔽明”,忠诚难白。“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当是对那些苟且逢迎的得志小人说的,你们没有看到杨玉环、赵飞燕,她们都是不得善终的吗?行文到此,发展到了最高峰,心中一片真情,不能更自压抑,此句可称“画龙点睛”之笔,一句肺腑之言,便把主题也一并点了出来。从“长门事”以下,到此一笔收缴,这还不算,他说“闲愁最苦”,我所感慨的是一段说不出的哀愁,是那“闲愁”,我愁的不是要与“玉环飞燕”这类的人争宠,我愁的是我们的国家会在你们这样作威作福中落到什么样的下场。最后以“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兜转到写“伤春”上,以景结情,反射发端的两句。“斜阳烟柳”的悲哀,是“春又归去”后的必然形势,我这个忧国忧民的志士,遇到这般情景,也就只好垂下帘栊不去看它了。整首词的结构是何等严密,展没的又是多么沉咽凄壮的声情啊!

辛弃疾作为一位英雄豪杰的词人,我们一向都赞美他的豪放,但要知道辛词的豪放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他是真的“能感之,能写之”,是用生命去写他的词的,用生活去实践他的词的,这是我们学辛弃疾,学豪放词人最应注意的一点,绝不可流入那种虚浮、叫嚣、空泛的作风,也就是说,不是说上几句粗犷的“硬话” 就算是豪放词了的。

以上所谈,多属于慢词长调方面的结构手法,总不外乎头、腹、尾三个部份安排的恰当,由于每一词调的不同,中间往往错综变化,不可能拘以一格,但都得处处顾到整体,要求血脉贯注,才能达到笔飞神聚、声意相谐的。至于词中所描绘的内容,要情、景两者恰到好处的融合。刘熙载在《词曲概》中说:“词或前景后情,或前情后景,或情景并到,相间相融,各有其妙。”又说:“一转一深,一深一妙,此骚人三昧,倚声家得之,便自超出常境。”还说:“词要放得开,最忌步步相连;又要收得回,最忌行行愈远;必如天上人间,去来无迹,斯为入妙。”触景生情,托物起兴,是所有诗歌的源泉,除此难有诗歌存在的余地。不论“前景后情”也好,“前情后景”也好,因是“感于物而动”,所以词人所描摹的“景”,即有“情”寓其中。例如辛弃疾的《清平乐· 独宿博山王氏庵》中“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这上片所描写的都是视觉或听觉所接触到的室内室外的“景”,而一种小丑跳梁、英雄失志的悲愤心情,却已跃然于语言文字之上了,这“前景”和“后情”即相融会使得意态毕出。再比如李煜的《乌夜啼》中“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表面上所写的是花、是“景”,骨子里却含蕴着词人的无穷哀怨的“情”,真正做到“一转一深,一深一妙”。过片“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是花,是人,亦连,亦断。结语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把全局“宕开”,这就叫作“言虽止而意无尽”。再如李煜的另一首《乌夜啼》中“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看似景语,而情在其中,不仅仅是“无言独上”和“寂寞”字面上透出满腔哀怨而已。过片的“剪不断,理还乱”二语是从上片“无言”孕出,接上“是离愁”三字,而上片的“月如钩”和“深院梧桐”,都只是“助寡人伤心资料”。结语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千回百折,余音袅袅,所以能使读者荡气回肠,为之欷歔感叹不能自已。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首柳永的词,看看他是怎么样来“触景生情”的。这首词里我们要请大家留心体会一下长调慢词中的铺陈,这也是柳词的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

八声甘州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九句,四平韵 (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 ●○●○△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 ○○●● ○●○△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 ●●●○△
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 ○●○△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 ●●○●● ○●○△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 ○●●○△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 ○●○● ●●○ ○●●○△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 ●○○● ●●○△

开端先用了一个强有力的领格字,一个去声的“对”字,领起“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写经过一番暮雨的冲洗,那秋天的景色就更加显的萧瑟凄凉了。接着又用一个去声的“渐”字,领起下面“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三个整齐的四言偶句,写一场场的秋雨过后,那清霜以后的秋风,一天天的更强劲和寒冷了,于是词人就有了一种“关河冷落”的感受,他说我站在高楼上,面对着落日,那种看着时节逝去,苒苒光阴流走的悲哀,从“残照当楼”短短的四个字中浓浓的透露出来了。“是处红衰翠减”,每一个处所的每一朵的红花,每一片的绿叶,都凋零了。“苒苒物华休”,慢慢的所有的芳华都逝去了,这宇宙间还有什么是不改变的?“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似乎只有长逝无回,才是永远都存在的客观现实。返回头来,我们再看这上片的整体结构,开头的一个“对”字,竟是一直贯穿到“无语东流”为止的,中间用一个“渐”字领三个整齐的句子,换一换气,声情上所展现出来的是种十分凄壮的情调。前面九句话,完全是景物,完全是形象,但又带着词人高远的兴发感受,直到了上片的完结,看起来都还没有谈到正式要谈的主题呢,所以这前面都是铺陈,都是在为后面所到谈到的主题,谈到的“情事”来作铺垫的。

过片先用一个不押韵的句子拓开一下局势,“不忍登高临远”,紧接着用一个去声的“望”字顶住,继而领起下面“故乡渺邈,归思难收”两个四言句,又和上片的“对”字遥相呼应,接着又是一个去声的“叹”字,顶住上面两句,進而转出“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四、五言参错的两个句子,这几句下来,错综变化,正是“一转一深,一深一妙”,显的非常有力。一方面是想到相思离别的悲哀,一方面是为了“蜗角功名”、“蝇头利禄”而羁旅道途之上的悲哀,词人在这首词里把“秋士易感”和“相思愁绪”这两个主题巧妙的溶合在一起了。接着又用一个上声的“想”字,顶住上两句,转出“想佳人、妆楼颙(音yóng)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两个摇曳生姿的句子来,且中间又用一个去声的“误”字换一换气,其妙处当不减温庭筠的“过尽千帆皆不是”。下面用“争知我”承上,并领起下面的两个四言句,再次折進一层,“倚阑干处”,这句是作一、二、一读的“仄平平仄”的句式安排,与上面的三字和下面的“正恁凝愁”联系的十分紧凑,从而构成一个整体的苍凉激楚音节。回看全词的结构,是一个错综变化的统一体,体现在它句法的灵活多变上,而且在重要的环节放上了许多很有力的去声字,使的在换气时格外的有力。在韵部的选用上,使用了适于表达幽郁情感的平声“尤候”韵。这首词我们可以称它为一首真正的“词人之词”,在各个细节上都充份体现了词的独特艺术特质。我们要想使自己填出的词,也能让人读了感觉是“很有正综词的味道”,就得在每个词调的音节态度上去探索,在句法和韵位的整体结合上去探索,不然是无法把“上不似诗,下不类曲”的界线辨别清楚的。

我们再来看一首篇幅更长一些的慢词长调,来看一看周邦彦的《兰陵王》,分析一下这首词的谋篇布局,同时也讲一讲词句中在修辞练字上的特点:

兰陵王 三段一百三十字,前段十一句七仄韵,中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周邦彦)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
●○▲ ○●○○●▲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 ○●●○ ●●○○●○▲
登临望故国。
○○●●▲
谁识,京华倦客。
○▲ ○○●▲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 ○●●○ ○●○○●○▲

闲寻旧踪迹。
○○●○▲
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
●●●○○ ○●○▲
梨花榆火催寒食。
○○○●○○▲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 ●○○● ○○○●●●▲ ●○●○▲

凄恻,恨堆积。
○● ●○▲
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
●●●○○ ○●○▲
斜阳冉冉春无极。
○○●●○○▲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
●●●○● ●○○▲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 ●●● ●●▲

我们来看看第一段所写的内容,显然这是一个渐入式的开头,这一开头说“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写的这个形象是很客观的,好似画一幅图画,没有直接表达词人自己的感情,只是勾勒了一个轮廓,说这个柳阴是直的,在烟霭迷濛之中,一丝丝柔软的柳条,是绿颜色的,在风中摇摆,这个“弄”字用的极妙。那么这是什么地方的柳条呢?“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是在隋朝修筑的堤岸上,“拂水”指柳条垂在水中,“飘绵”指柳絮,就是在这样的景色中,“曾见几番”,已经看到不知多少次的送别场面了。“登临望故国”,他说我登到高处,望一望江南的故乡,这时他已经开始一点点的透露出心中的感慨了,对于这种盛衰起伏的变化,早就已经厌倦了,可是有谁认识我这个从钱塘来到汴京做官的“倦客”呢?而勾起感慨的原因,是“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是因为这宦海的沉浮是难以预料的。古人送别时,常折柳条相赠以示依依惜别,“年去岁来”,这一次又次的送别,折的柳条加起来怕有千尺长了吧?

第二段以“闲寻旧踪迹”接上文,他说我寻思一下,今天的这个离别的场景,是个别的一次吗?不是!我经历过多少次了,我送人,人也送我。“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多少次的送别都是这样一番景象,注意他是用这个去声的“又”字领格,领下面的四言对句,其实又是在表达作者的感慨。“梨花榆火催寒食”,说又到了送别的日子了,又到了寒食这个季节了,又一批人从京都被贬走了。“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注意前面的“又”与第一段的“曾见几番”、“年去岁来”,都是表示重复,表示多,表示频繁,而在这一个句群中,他用的是“一箭”、“半篙”、“回头……便”,是表示少数,表示快,这几个重要的字,用的很好。用表示少数的字比喻什么?比喻别时的容易,只要一阵风,你的船就象箭一样的开走了,只要竹篙插入水里一半儿,你的船就离岸了,你想再看一看汴京,看一看送别你的亲朋好友,已在天的那一边了。

第三段以“凄恻,恨堆积”过片,是写自己还是兼写“回头迢递便数驿”的被送之人呢,都解释的通。这时已是离别以后了,他说我满怀着凄侧的感情,“别浦萦回”,走的是另一个水边了,而这个水岸是曲折萦回的,我一路上经过了许多的“岑寂”的码头。接下来,时间又转移了,到了太阳逐渐的沉落下去的时候,前面的送别很可能是在清晨破晓之前的事,现在时空和场景都变换了,“斜阳冉冉春无极”,景色不是不美,正是春天的日子,“冉冉”本是慢慢移动的样子,“斜阳冉冉”,由西边渐渐的沉没下去了,在夕阳的暮色中,回想一起首说的“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那江南的一片无边的春色,都在“斜阳冉冉”的背景之中了。接下来他开始写“情事”了,这是北宋“婉约派”词人常用的一个手法,他不管写什么样的感情,都用男女间的相思离别之情来做点染,他说我回忆起我跟我所爱的那个人,“月榭携手,露桥闻笛”,那么美好的一段日子,那段我在京都最快乐的日子,都恍如一场梦一样的过去了,不知哪一天还能回来,于是一个人独自的流下眼泪来,“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结句收紧题旨。但他写的“情事”是真的吗?不一定,词人往往是借此言彼,说的可能都是些不可直言的感慨。

我们再在整体上看一看他全词的特色,他是用思力安排来写词的,所以他不是平铺直叙,他的时间和空间是常常跳转的,不是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的,是跳接的,这与唐、五代时那种多用直接的感发来写词不同。我们今天的人读这样的词,在感觉上的最大的差别就是好象一下子读不懂,而五代的词,我们感觉一读就懂了。但是你如果仔细读,读懂了,你又体会到他的安排和他的练字修辞上的细密和精致,这也是后来南宋词的一个特色,象南宋的吴文英、王沂孙的词,今天许多文字修养不高的人读不懂,说他们的词“晦涩”,就是因为一是他的思力安排,一是他的细密修辞,他用的许多字常常是你要有较高的形象思维能力,才能一下子读出它的妙处来,再加上有时会用一些典故,书读的少的人自然是更有读来读去不知所云的感觉了。


练习题目:

任选一长调,韵部不限,题旨限“观感”,可以是触动你的一部影片,或是一台任何形式的演出。

小轩做题:

满江红· 踏浪欢
--观神韵舞蹈《仙女踏波》

仙女来时,
⊙●○○(句) 
波心湛、
◎◎●(读) 
清风翠澜。
○◎●△(韵) 
凝眸处、
○⊙●(读)  
碧波流转,
◎○⊙●(句) 
姿丽容妍。
⊙●○△(韵)
细浪层层托玉足,
◎●○○○●●(句)  
银光点点耀珠鬟。
⊙○⊙●●○△(韵)
笑语间、
●◎○(读) 
腾转燕凌波,
⊙●●○○(句) 
逐浪欢。 *“逐”本入声仄调,这里以入替平。
○●△(韵)   

惊蕙质,
○⊙●(句) 
思幽兰。
⊙◎△(韵) 
胜甘露,
◎⊙●(句) 
浸心田。
●○△(韵) 
若置身仙境,
●◎○⊙●(句)
浑忘人间。
◎●○△(韵) 
旋舞轻盈身韵雅,
⊙●⊙○○●●(句) 
碧纱白扇水天连。
◎○⊙●●○△(韵) 
却怎知、
●◎○(读) 
人在舞台中,
⊙●●○○(句) 
天幕前。
○●△(韵)

〔第七部〕十三元十四寒十五删一先通用


附:小轩闲话

第一篇 谈谈词要善于运用形象思维的问题

词的篇幅都不长,特别是小令,篇幅很短,不管是叙事还是说理,这么少的几句话你能说清楚什么呢,但是运用形象思维,淡淡几笔描绘一幅图画出来,这个图画所能携带的信息量就大的多了,而且还会给读者以联想的空间,词尽而意无穷。所以我们说,不光是填词,写任何一种体裁的诗歌,总要多多少少的能用上一些形象思维了,才算真的入了诗歌的门了。下面我们再引一段谈学诗的文字,对填词应当也是一样适用的,我们来一起看一看。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到:

“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香菱)

“我看他《塞上》一首,那一联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个‘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象是见了这景的。若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再还有:‘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得尽;念在嘴里,倒象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余’字和‘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谁知我昨日晚上读了这两句,倒象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香菱)

“既是这样,也用不着看诗,‘会心处不在多’,听你说了这两句,可知‘三昧’你已得了。”(宝玉)

“你说他这‘上孤烟’好,你还不知他这一句还是套了前人来的。我给你这一句瞧瞧,更比这个淡而现成。”(黛玉)(以陶渊明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示香菱)

前面第一讲中我们提过一首《梧桐影》:“明月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这可以说是一首极妙的小令,只短短二十个字,时间、地点、环境、事件都交待清楚了,而且故事背后还有故事,据宋周紫芝《竹坡诗话》云:“大梁景德寺,峨嵋院道者,戒律甚严,不下席者二十年。一日,有布衣青裘,昂然一伟人,来与语良久,期以明年是日,复相见于此,愿少见待。明年是日,日方午,道者沐浴端坐而逝。至暮,伟人果来,问道者,曰亡矣。伟人叹息良久,忽不见。明日书数语于堂侧壁间绝高处。宣和间,余游京师,犹及见之。”这个吕岩,就是吕洞宾。

说到这不禁想到,给今天大陆的人限二十个字题到墙上的话,不知会写些什么,不知各位哪天到哪个名胜寺院游玩时会不会看到“欢迎局领导亲临我院厕所建设第一线检查指导!”之类的二十字大红条幅,呵呵。下面我们“轻松一刻”,再多举一首词,给大家解说一下,什么才叫擅长运用形象思维。

于中好 (纳兰性德)

别绪如丝睡不成,那堪孤枕梦边城。
●●○○●●△ ●○○●●○△
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
○○●●○○● ●●○○●●△

书郑重,恨分明。天将愁味酿多情。
○●● ●○△ ○○○●●○△
起来呵手封题处,偏到鸳鸯两字冰。
●○○●○○● ○●○○●●△

这首词中运用了大量的形象思维的表达方式,简直就是抓了个人手里拿了个数码DV在自拍自演MTV了,起首一个“别绪如丝睡不成”,在旁偷拍一个“床上镜头”,“如丝”两字,把本拍不到的虚无的“别绪”也给凝了个形,给拍進画面里来了。孤枕难眠啊,何况是在这鸟不拉屎的边城苦寒之地呢。这时环境音开始渲染气氛了,“三更雨”,愁人啊!何况又是“紫塞”,这个颜色配上这个时间地点,好了,估计一般的影片里这时该演戍边的人想家想老婆了。果然,镜头一切换,“却忆红楼半夜灯”了。过片以铺叙承接上文,出来办事,康老爷子也不给配个手机什么的,附近连网吧也没一个,咋办哩,给老婆写封信吧。信写完了,内容是“书郑重,恨分明”,这时来个自言自语的概括性说理“天将愁味酿多情”啊,唉!(偶也跟着长叹一声^_^ ,不过你老哥要是不多情,偶今天也没“介么好滴”例词给网友读了)。这时手都冻木了耶,赶紧起来遛遛,呵口暖和气温温手,把信折好装信封写封题吧。怎么 “介么寸”哩,偏偏写到“鸳鸯”两字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俺们的大帅哥走神了,这两个字可是蕴藏了多少柔情蜜意的一个意象符号啊,花前月下,佳期如梦,烛影摇红,笑语花容……(画外音:喂!哥们儿,想谁呢?),哦,回过神儿来,哟,笔尖咋给冻住了?!

刚才的解说有点太“大话”,太不正经了,现在再正儿八经的总结一下:这其实就是《鹧鸪天》,前面的教程中我们分析过了,这个词调是一个很谐婉的词调,是适合表达柔情的。作者用了清劲的“庚青”韵,表达寒冷场景中的缠绵徘侧的相思之情,是声意相谐的。结尾处,一个“呵手”和一个“冰”字,作者以小动作、小细节收尾,极为巧妙,形象生动。冷冷的边城,远远的思念,倒底何时才能相见呢?

这一期的闲话就说到这里,有时间的时候再跟大家接着聊 ^-^ 。


第二篇 谈谈如何用短小的词调书写较多的内容

好,接着上一篇,我们先来看一首容若的小词:

梦江南 (纳兰性德)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 ●●●○△
急雪乍翻香阁絮,春风吹到胆瓶梅。
●●●○○●● ○○○●●○△
心字已成灰。
○●●○△

这个“小立恨因谁”中的女主角,是个叫沈宛的江南才女(后来嫁给容若,才子佳人终成眷属,多美的一段姻缘啊,可惜是为妾,而且这段既美满又不美满的姻缘终不长久,谁让才子总是“才高命短”哩,唉!),她的表哥顾贞观,是容若的至交好友,也是清代一个很有成就的词人。佳人千里迢迢随表哥来到京城,容若却作为一等待卫一转身随康熙帝南巡到佳人的故乡去了。结语的心字成灰极为传神,与前面的“昏鸦”、“急雪”互为映衬,把全词的凄婉情调推向极致。按,这里的“心字”指的是一种做成心字形状的香,很是珍贵难得。那么远在江南的容若,亲身接触心上人故乡的一草一木,又时不时看到名胜古迹中那些江南好友们的题诗题字,是何种心情呢,请看下面的这个十首合一的“组词”:

江南好,建业旧长安。
紫盖忽临双鹢渡,翠华争拥六龙看。
雄丽却高寒。

江南好,城阙尚嵯峨。
故物陵前惟石马,遗踪陌上有铜驼。
玉树夜深歌。

江南好,怀故意谁传?
燕子矶头红蓼月,乌衣巷口绿杨烟。
风景忆当年。

江南好,虎阜晚秋天。
山水总归诗格秀,笙箫恰称语音圆。
谁在木兰船。

江南好,真个到梁溪。
一幅云林高士画,数行泉石故人提。
还似梦游非。

江南好,水是二泉清。
味永出山那得浊,名高有锡更谁争。
何必让中泠。

江南好,佳丽数维扬。
自是琼花偏得月,那应金粉不兼香。
谁与话清凉。

江南好,铁瓮古南徐。
立马江山千里目,射蛟风雨百灵趋。
北顾更踌躇。

江南好,一片妙高云。
砚北峰峦米外史,屏间楼阁李将军。
金碧矗斜曛。

江南好,何处异京华。
香散翠帘多在水,绿残红叶胜于花。
无事避风沙。

注:容若随康熙南巡,以他的艺术气魄,给六朝金粉的南京带来一股雄丽高寒之气。第二首,“陵”指朱元璋的孝陵;“铜驼”为汉皇所铸,喻兴亡;“玉树”指陈后主的那曲“亡国之音”。第三首,“乌衣巷”指王谢的大宅故居。第四首,“虎阜”即苏州虎丘,传说吴王阖闾葬于此。第五首,“梁溪”在无锡,前面 “小立恨因谁”中的女主角的表哥顾贞观,自是此词中提到的“故人”之一了。第六首,“二泉”指无锡惠山泉(让人想起阿炳的那首二胡曲),“天下第二泉”是茶圣陆羽所评,第一泉在镇江,即“中泠”(已为流沙埋没)。第七首,“琼花”指扬州后土祠的琼花,天下只此一株;“金粉”一说指琼花的花粉,一说指菊花。第八首,“铁瓮”指镇江北固山前的一古城,三国时孙权建;“射蛟”指汉武帝南巡时在江心射蛟的故事。第九首,“妙高”指镇江金山最高峰上的妙高台;“米外史”指米芾(南唐李煜的一方极出名的砚台,名叫“砚山”的,落在了他手,后来这位大书法家不知怎么想的,用这块砚台作资本,投资房地产了,换了块地建了个宅子叫“砚山园”,此宅后来归了岳飞的孙子岳珂);“李将军”指唐李思训、李昭道父子。总的说来,这十首词表达出一种“忘记他乡是故乡”式的喜悦、“游人只合江南老”式的流连,何况这里更是梦中思念的佳人的故乡呢,能不诗兴大发么,呵呵。

类似这种用同一词调,填写一系列的内容,古人的名作是有不少的,象韦庄的五首《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欧阳修的十首《采桑子》(轻舟短棹西湖好)等等。而且,这样的“定格联章”的形式,有的时候每一“章“的顺序是不能打乱的,比如韦庄的五首《菩萨蛮》,是写他的身世遭遇的,读的时候必须按顺序五首一首一首的来读。象这一类的词,你如果没去了解过他的生平的话,你只能读懂字面的意思。欧阳修的十首《采桑子》是写“西湖”的,虽然你单挑哪首读都可以,不一定要按顺序读,但也要大概了解一下他写这组词时的身世背景,才能更好的理解这些词。比如这组词里所提到的“西湖”,并非杭州西湖,而是颍州的西湖,欧阳修中年时被贬到颍州做太守,当时他就非常喜欢西湖的美丽,表示“退休”后要去颍州居住,后来果然去了,去了后在颍州住了一年,然后说去世了。

限于篇幅,小令总是无法铺陈,但若干小令组成一组,成为一个组诗,便超越了小令的体裁限制,每首小令只着重言其一点,一经组合,便可容下满大的信息量了。觉的填慢曲长调很难,自己心中又实有许多话要说,不妨试试这种方式。

好,这一期的闲话就说到这里吧,有时间的时候再跟大家接着聊 ^-^ 。


第三篇 谈谈写相同对象的境界高低

给大家举几首例词,谈谈词怎样写才能有“境界”。我们先来看一首欧阳炯的词:

南乡子 单调二十八字,五句两平韵、三仄韵 (欧阳炯)

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莲。
●●○△ ○○○●●○△
耳坠金环穿瑟瑟,霞衣窄,笑倚江头招远客。
●●○○○●▲ ○○▲ ●●○○○●▲

“瑟瑟”是一种装饰用的珠子。全词写的是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年轻美丽的女子,大概是一个摆渡船的女子,满头珠翠,衣着五彩斑斓,穿着窄袖的衣服(“窄”读zè),站在船头上招呼客人。再看一首薛昭蕴的词:

浣溪沙 双调四十二字,前段三句三平韵,后段三句两平韵 (薛昭蕴)

越女淘金春水上,步摇云鬓珮鸣珰,渚花汀草又芬芳。
●●○○○●△ ●○○●●○△ ●○○●●○△

不为远山凝翠黛,只应含恨对斜阳,碧桃花谢忆刘郎。
●●●○○●● ●○○●●○△ ●○○●●○△

这里写的是一个江南的淘金女子。“步摇”是一种头饰,每走一步时它就摇一摇,另外还有珮玉,那个玉一走时也会叮当作响。沙洲上风吹过,江边的青草发出一阵阵的清香。人在眉毛凝聚的时候往往若有所思,那么这个女子在想什么呢?她在想她所爱的那个男子。“刘郎”是汉代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遇仙女的故事,在诗词中一般都作为一个泛指,指代男子,就象常用“谢娘”指代女子一样。这首词不象上一首那样只是写外表,缺乏内涵和意境的浮浅小词,在感情上有了一点点深度,但也不过是停留在男女爱情的层次之上。最后我们来看一看欧阳修的词,看看他笔下写出来的女子是个什么样子。

蝶恋花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欧阳修)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
●●●○○●▲ ●●○○ ●●○○▲
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 ○○●●○○▲

鸂鶒滩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
○●○○○●▲ ●●○○ ●●○○▲
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 ○○●●○○▲

“越女”,当然是美丽的女子,连从不写浪漫诗的杜甫都说“越女天下白”,可见“越女”之美在那个时代是被公认的。而“采莲秋水畔”,是在多么美好的地点的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这句我们需要体会一下它传达出来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窄”和“轻”给人的感觉是纤细轻柔的,而 “暗露双金钏”给人的感觉是婉约的、含蓄的,但却又是非常写实的,因为要采莲,所以要穿窄袖才方便,因为要采莲,所以把手镯推上去藏在袖里面。“金”暗示出的是高贵,“双”暗示的是成双成对的美好。接下来又是两句神来之笔,“照影摘花花似面”,前面写的虽好,终归只是限于外表的描写,而这一句,写这个女子要摘下一朵莲花的时候,一低头,水面倒映出她的面容,是同莲花一样美丽的一张面孔。当这个女子看到水中倒映出来的她自己的影子时,“芳心只共丝争乱”,写这个女子内心的摇荡,写的非常传神。白居易的《长恨歌》中说,“天生丽质难自弃”,有这样美好的品质,难道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些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东西吗?难道忍心让这一生白白的度过吗?笔者读到这里不免又想到:你有没有把自己天生带来的美好品质浪费了?你有没有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浪费了?现在大陆的人不少脑袋里想的就只有发财了,不能挣到钱的事都是“没意义”的、“浪费时间”的事,“学诗词有个屁用”,相信你要是跟一些人谈论诗词的话一定会多多少少的听到过这句话。难道人生的意义就是多挣几个钱么?这两句可以解读为一种内心的觉醒,就是对自己美好品质的一个觉醒,这一觉醒引起了内心的荡漾——我的理想何在?我的意义何在?我的归宿何在?当然,词人未必有此意,但读者又何妨作此想,因为他的作品里本来就包含了可以引发联想的这种因素。

下片“鸂鶒滩头风浪晚”,“鸂鶒”是种象鸳鸯的水鸟,这句说黄昏到了,在那有一对对鸂鶒的沙滩上,风起来了,浪头高了,该是回去的时候了。“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当暮色笼罩过来的时候,远方烟霭迷濛,已经看不清楚了,这个女子突然发现,与自己一起来采莲的同伴都不见了,这句实际也可以产发联想的。当你离开表面的、日常的生活时,当你進入一种精神境界的时候,你就和别人有了距离,所以当那个采莲的女子,当她“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的时候,她就跟那些普通的女子,跟前面两首词中的那种摆渡的女子、淘金的女子就不同了,她進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一个可能只是存在于词人内心的,或是真实的或是虚幻的境界。“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写这个女子独自摇船归去,越走越远,她的歌声隐隐约约的从水面上传来。什么是“离愁”?这是一种有所向往,有所期待,有所盼望的一种感情。而当她“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的时候,内心就升起了这么一种无以名状的感情,现在随着她渐渐的远去,就把这种感情从水面引向岸边,使她经过的整个空间之内都布满了一片期待盼望的感情。人生,岂不是正应该有这样一种追求和向往的感情吗?人生中不正应该对自己的品质有这样一份觉醒和珍重吗?

所以我们说,词一定要深隐曲折,有言外之意才是好词,词与诗的直接言志,与曲的痛快淋漓是不同的。元明两代因为曲子比较流行,人用写曲的方法来写词,所以元明两代没出多少好的作品,词的美学特质衰微了、失落了。但“曲折深隐,富于言外之意”并不是让你把词都写的让人看不懂,如果你能把词写的字句让人一看就懂,也没用什么典故来扩展内涵,但是背后的意境非常的美,非常的深远,那你的词才真的是“词人之词”了。
 

* 手中没有韵书的朋友可到此处下载词韵简编》。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